草原上的夏洛克影评

时间:2020-12-22 阅读:87

借用费孝通的说法,超英他们生活在传统农村的“礼俗社会”,其特点是大家知根知底、熟人间有天然的信任,人与人交际追求心安。 电影中,很明显乡亲们都知根知底且熟人间有信任链条,这一点从超英“一个好汉N个帮”就可以看出,有事要帮忙找谁家妹夫、谁家儿子这些人非常靠谱、热情;主角超英本人处理各种关系的标准就是心安,他想对得住亡妻、对得住被撞的树河、对得住自己的马驹、对得住被“冤枉”的范总,通常会在实际利益和心安间选择后者。熟悉标准农村“大爷大妈”的朋友应该有体会,他们中很多人遇事会求心安,所以常常做一些保守的决定或吃亏的决定。

主角超英即是生活在乡土社会礼俗文化里的典型人物形象。怎么看人物?找剧情冲突中他的选择。超英的第一次冲突是钱用来养老还是盖房子,他当然知道别人劝他的道理,但他选了告慰亡妻、翻修房子。第二次冲突是报警还是串供,串供可以省70%的钱,他过不去不对树河交代的槛,选择报警。第三次冲突是卖马,树河和马之间他选树河,但是临场得知是个“杀茬”又选不卖,他总是朴素地跟着当时的心安在走。第四次冲突是拿不拿范总的钱,不是自己该得的他选择不要。

《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一部深刻的现实主义乡土文学作品。

请原谅我用文学作品来形容它,而不是找个电影领域的词汇,因为观影时它强烈吸引到我的就是其文学性。等我回到家在网上搜索到这部电影的相关材料,发现它已经拿下“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电影文本奖”,我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除了搜到获奖信息,我还看到一些人已经在网上发布“荒诞喜剧”、“黑色幽默”角度的解读,我认为这些朋友都需要跟我孩子一样加强学习。“荒诞”的创作特点是重情节、轻人物,用归谬法折射原点或主题的荒谬;《平原上的夏洛克》恰恰在人物塑造上极其丰富、深刻,“破案”剧情的原点、礼俗社会和法理社会冲突的主题这两样都不荒谬。“黑色”的思想基础是悲观主义,“黑色幽默”也被称作“绝望喜剧”、“病态幽默”,而《平原上的夏洛克》整体情绪平稳、温馨,并无半点绝望、病态,更没有必要如此。

我能理解新人导演对市场反应的不自信,想借“荒诞喜剧”、“黑色幽默”这些讨好小众市场的噱头为影片宣发作突破口(但恰恰从市场角度来看,这个宣发定位的利基市场不存在,见多识广的观众肯定能感受到这片子确实喜剧、确实幽默,但跟荒诞、黑色不沾边);但我不能理解百度百科介绍及其收录的网易网、北青网等成熟媒体的评价也偷懒套用这个说法,难道他们的态度是“通稿给我什么就说什么,反正观众又不懂”?

从鲁迅开始,乡土文学进入大家视野,作品多是从新知识分子视角描写乡土传统与新时代新思潮的摩擦、冲突及融合。乡土文学不特定将乡土人文写好还是写坏,主要看执笔者意图,比如鲁迅写乡村还是沈从文写,给读者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徐磊导演在《平原上的夏洛克》中表现乡土风貌、人物特点和社会关系时,并未作价值导向,而是选择将一切“暴露”在观众眼前:演员就是农民本人、各有鲜明性格、农民该有的'优秀品质和局限性都未隐藏,一切“原汁原味”,观众可自行挖掘。你可以说导演无心插柳,也可以说他手段高明,反正结果就是:电影中人物性格鲜明、形象立体饱满;两种社会的碰撞震撼人心、其融合令人捧腹但也带给观众反思。

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扩张,除了商业电影的票房高涨,高质量的中小成本华语片也越来越吸引观众注意。它们早已不是以前人们印象里的“大闷片”,越来越多兼具艺术质量和类型可看性的作品在涌现。

而如今,我们又可以在列表中再加进一部《平原上的夏洛克》。

在最新预告片中它受到了文牧野,郭帆,吴京等众多大咖推荐,动作?科幻?现实主义?这一连串问号,也暗示了电影题材的独特。

其实,不少影迷早就对其有所关注。这部由饶晓志监制的电影,在今年的first电影节上一经放映便收获了优异的口碑,在观众选择荣誉名单中,更以8.35的高分位列榜单之首。

评委秦昊更表示,这部片是他本届“最爱”,是最能打动他的作品。电影也成功拿下了最佳文本奖,和提名最佳剧情长片,足以表达业内肯定。

之所以《平原上的夏洛克》能脱颖而出,首先便在于题材的独特,它讲述了一个“土味侦探”的故事。男主超英是个普通的乡镇中年男人,为了翻盖新房找来同村好友帮忙,却因此间接导致其车祸住院,出于义气和责任,超英承担了朋友的医药费,可又对肇事司机逃逸耿耿于怀,于是联手好友占义,共同踏上“寻凶”的冒险之旅。

纵观同类题材,导演们往往“穷山恶水长镜头”,压抑沉重的风格也不受市场喜爱。《平原上的夏洛克》却用轻松幽默的语调,从另一个视角展现了乡镇老百姓自有的生活趣味与娱乐。澡堂搓澡,放羊养牛,和乡亲们坐在一起聊天扯淡……让人联想起抖音和快手上,那些颇为有趣的土味视频。小人物的嬉笑怒骂间,是朴素却乐观的草根精神。

导演还十分擅长从日常细节中取材构建趣味,比如预告中有这么一段,占义跑到县城,往地上随地吐痰却被城管抓住,被罚款五十。他骂骂咧咧的走开,却又有一口痰要喷出,见保安靠近,大手一挥抹到了头上。中国式的小市民幽默瞬间跃然而出,像这类黑色幽默的段落遍布全片。

影片的故事主线,则是对侦探类型片的颠覆。我们对“侦探”形象联想到的往往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绅士,查案手段更充满着高科技和高智商,比如福尔摩斯和波洛。可超英和占义却是两个来自乡镇的中年老大爷,打扮土气,乡音浓重,开着辆电动小三轮满城乱窜。

这个设定夸张古怪,细想却又合情合理夸,也就自然而然的有了荒诞的喜感。

这几年的国产电影,在故事创新上愈发进步,有将热血青春与犯罪相结合的,有将传统神话故事重新解构的。《平原上的夏洛克》则把现实主义题材,用荒诞悬疑类型重新包装,这有点让我联想起欧美烂仔帮风格喜剧,比如埃德加赖特的《热血警探》,同样也是在一个十八线村镇发生的侦探故事。而当下市场上正渴求的,正是这类在题材上为国产片打开多样可能的商业类型片。

但与此同时,《平原上的夏洛克》又并非一部单纯引入发笑的作品,土味荒诞的故事下,带出了当下社会对善良的讨论,也表现了底层人民最质朴和无私的一面。

超英的好友想都没想就帮他盖房子,超英要找嫌疑车辆,占义帮他探案,也是出于兄弟情义。开的车掉坑里了,一通电话便能让乡亲大老远跑来……片中的所有人,总是下意识的帮助他人,从不去思考“值不值得”,仿佛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当然,最体现人性光辉的角色,还是主角超英。在查案过程中追踪,即便东奔西跑几次都一无所获,还落入各种狼狈境地,他仍是毫无怨言,一根筋儿到几乎不现实。那是因为超英想要的,从来不是钱,而是公正,是道理。

他身上拥有一种固执的善良,因善良,他无法容忍旁人不能获得公道;会不忍心自己养的马被拿去做“杀茬”,会拒绝不属于自己的馈赠,只为对得起良心。也许在某些人看来,超英太傻。但我更愿意相信导演试图传达的:这份质朴到让人诧异的善良,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太久。

现代社会下我们似乎变得更文明,却也变得更冷漠和自私。万事以自己为先,帮助他人前想的是能通过帮助得到些什么。反观超英和他身边的朋友,即便他们不富有,却依然过得很幸福,在不计回报的互帮互助下成为一个温暖的集体。

他们不“高大上”,却也同样对生活有着可爱的追求。超英在房顶铺上塑料膜,倒上水看金鱼时,身上闪现出理想主义的光彩,这也是电影中最浪漫的一幕。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