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山神》影评作文800字

时间:2020-12-22 阅读:84

《最后的山神》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孟金福夫妇定居山林生活的故事。生活很平淡,但刻画出了他们与山林共生,对山林饱含热忱的情感。该纪录片主要叙述孟金福身为萨满对神论的完美诠释,全片笼罩着古老的腔调。

影片开头,孟金福进山拜神,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拜山神时,向山神磕头,画面用全景,固定长镜头,把最后一个萨满,虔诚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这是他们的信仰,是庄重严肃,容不得半点马虎的。而后场景中,孟金福坐在积雪的,倒下的树干上。背景音乐以悲寂,苍凉的情绪为主调,烘托出从小与山林中共生的.萨满一族,对山林非同寻常的情感。由山林越来越小,感受到山神离自己远去,而自己却无力挽回时内心的空落感。场景拍摄的是孟金福的背影,以孤独一人的背影与周围丛生的树木相衬托,反衬出人物力量的渺小。

在孟金福心中,山神是寄托,但又不只是寄托,或许已是一种习惯,或许也是一种执着。孟金福对待大自然的一切都是充满尊敬的,从老式步枪,从坚决不用捕兽夹,从用桦树皮做船,又小心翼翼的怕伤到桦树,一切都是最原始的,一切都是最传统的,一切又都是从内心所表现出的自信和专属于鄂伦春人的善良。他们享受大自然的馈赠,同时也有一颗与自然共生共亡的心,老一辈的鄂伦春人流传着精湛的手艺,但却仅限于老一辈人,这像是在暗示着鄂伦春的古老文化在逐渐消失,萨满信仰在逐渐消逝。影片由孟京福遇见一棵被砍伐的雕有山神的书开始推向高潮,一颗雕有山神的树被砍,意味着无人将这颗特殊的树作为崇敬自然,崇敬山林的象征,暗喻着萨满文化已不被多数人所了解,所理解,但对于孟金福来说,对于最后一个萨满来说,他们所砍伐的是他心中所敬重的神,但却被如此随意对待。他没有过多言语,但内心有一种自己被砍伐了的感觉。

他已将自己与山神,与这片山林融为一体,他流淌的是萨满血,他的魂是萨满魂,可见看到山神树被砍,他所受到的冲击有多大。在此场景中以被砍的山神树的宽大树桩占主要画面,孟京福为背景,背景中的孟金福颓坐在树桩旁,微微低头,充满了无奈和感慨。“在那以后的很多日子,孟金福再没有出去狩猎和捕鱼”在此场景,采用逆光手法,在即将进入黑夜前的黄昏时刻,孟金福夫妇坐在简陋的屋旁,逆光所映出的他们的剪影,仿佛是在等候着命运的宣判,仿佛是在与山神感同身受,这一整段情节同样以悲凉的背景音乐来烘托气氛,将孟京福虽没有过多言语,但却十分悲痛的内心想法表现的淋漓尽致。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迁出山林,年轻一辈对山中的许多事物更是一无所知,他们不懂得孟金福的信仰,甚至连自己的老母亲也不赞同自己的执着,认为山神走了不会再来了。老人一个个离世,也意味着离山林一步步远去!或许,鄂伦春许多的习俗还在延续,但无可厚非的是,山神在渐渐远去。影片中的跳神场景,以全景镜头叙述环境与人物的关系,夕阳下,耀眼的篝火旁,孟京福对于长久以来的第一次,也恐怕是最后一次,象征着萨满一族的跳神寄予了太多的情感。

山神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渐渐离去?萨满一族到底是为何沦落至乌有?这部纪录片由孟金福的生活片段引入,去深入了解他的内心世界,萨满一族的内心世界。《最后的山神》纪录片,情感以悲寂,和对古老神论逝去的苍凉为主要基调,全片加入肃穆,低沉的音乐作辅助,使情感更加深层次的表现出来。“树”不会说话,“山神”也只是一个神论,但被寄托着美好的期望。故事仍会延续……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少年的你影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