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5篇

时间:2020-02-25 阅读:144

《小欢喜》该剧改编自鲁引弓的同名小说,讲述了方家、季家、乔家,三个家庭在“高三”这一年间面临高考下的悲喜故事。下面就第一心得(diyixinde.com)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欢迎大家阅读!

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一

近日,《小别离》的姐妹篇《小欢喜》正在热播,其中还是黄磊和海清主演,甚至连名字都没换,还是叫“方圆”和“董文洁”,并且该剧还加入了陶虹,沙溢等一众老戏骨。可以说这部剧不仅聚集了教育和生活这样高热度的话题,也因为这些演员对生活真实的演绎让观众感同身受。其中海清饰演的人物“比亲妈还亲妈”,让不少观众产生“这不就是我妈么?”这样的困惑,陶虹饰演的母亲也是非常贴切现实中父母的行为。但还有一众网友的观后感却是太出戏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众所周知,黄磊参加了《极限挑战》和《向往的生活》这两档综艺,并且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在电视剧《小欢喜》中,黄磊饰演的刚好是那个说话吊儿郎当,平日里招猫逗狗的形象,就是因为太过于真实,不少网友觉得和《极挑》、《向往的生活》中的黄磊没什么两样。而沙溢也因为在《极限挑战》中“惨”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导致看剧时总能想到他的“金钟罩铁布衫”。

也不止是他们两,在《奔跑吧》中参加了6季的队长邓超也面着临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他是跑男队长邓超,但有人知道他也是一位优秀的演员么?在《烈日灼心》中濒死的一段更是被奉为教科书般的演技。但就是因为在综艺中树立的形象过于深刻,导致大家看什么都像是在看跑男,称就算在电影中看到邓超痛苦的表情也觉得他在踩指压板。这无疑给他的演艺生涯带来了阻碍,不过如今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退出跑男专攻电影,《银河补习班》中也带来了亮眼的表现。所以有很多网友建议黄磊少参加些综艺,保持些神秘感,毕竟是演员而不是综艺咖,不知道你们觉得是这样么?

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二

由黄磊、海清、陶虹、王砚辉、咏梅领衔主演的现实主义题材大剧《小欢喜》正在热播。《小欢喜》围绕三个中国高考家庭,聚焦家庭教育、亲子关系、升学压力等社会热点话题,首播收视双台即破1,连续三天收视排名第一,豆瓣评分高达8.1。与此同时,该剧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步播出,YouTube总观看人数累计已经超过20万人。

新剧情中,面对方家、乔家、季家不同的教育理念,网友们纷纷表示:“太真实了,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活!”随着第七、八集的播出,“小欢喜”登上微博话题热搜榜第19位,浙江卫视收视率1.038%,东方卫视收视率0.995%,同时段市场占有率持续登顶,赢得市场与口碑的双丰收。

开学分班让三家父母心弦紧绷 强制式还是理解式教育观念引发争议

昨晚播出的剧情中,春风中学分班成绩出炉,林磊儿(刘家祎 饰)顺利考取年级第一进入冲刺班,而自认为超常发挥的方一凡(周奇 饰)则年级排名倒数。乔英子(李庚希 饰)生日将近,由于接连被声称“我是为你好”的单亲母亲宋倩(陶虹 饰)没收心爱的乐高玩具,于是将父亲乔卫东(沙溢 饰)送的乐高礼物偷偷藏进方一凡家。而在方家,童文洁(海清 饰)因儿子的垫底成绩大发雷霆,面对丈夫方圆(黄磊 饰)主张理解式家庭教育的提议,她故意曲解并没收了儿子全部的动漫和游戏。季家“空降父母”季胜利(王砚辉 饰)和刘静(咏梅 饰)试图走进儿子季杨杨(郭子凡 饰)的内心,二人主动来到舅舅刘铮(任重 饰)的车店,打算亲身体验并感受儿子开赛车时的心情。三家中国式父母的爱子初心如出一辙,家庭教育观念却截然不同,引发众人对接下来故事走向的期待。

豆瓣8.1的温暖现实主义力作 直击“以爱为名”家庭亲子教育话题

作为2020年现实主义题材剧扛鼎之作《小别离》的姊妹篇,《小欢喜》延续温暖现实主义风格,直击中国式家庭教育观念和亲子关系等社会话题,该剧首播收视即双台破1,连续三天收视排名第一,获得豆瓣评分8.1的亮眼分数。剧情中,方一凡的母亲童文洁,以及与女儿拥有“恋人式亲子关系”的乔英子母亲宋倩,纷纷以“我是为你好”的名义限制了孩子的课余兴趣,将中国式父母对子女“以爱之名”的控制欲尽数展露,让不少网友直呼:“这些妈妈身上都有我妈的影子,简直就是我家的Vlog。”除此之外,高三教室桌面成堆的书籍、备战高考家庭不同的道具陈设等等,诸多贴近生活的细节桥段,同样引发观众情感共鸣:“接地气的情节,感觉就是现实中身边的故事。”随着七、八集播出,《小欢喜》相关热搜词“小欢喜”登上微博热搜榜19位,话题讨论热度一路攀升。

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三

现实题材剧《小欢喜》自东方卫视开播以来,收视成绩持续走高,位居卫视同时段收视榜首。随着剧情的发展,豆瓣评分更从8.0升到8.1,是今年以来卫视剧最高评分。

导演汪俊日前接受采访,回应这部话题剧的诸多幕后深意,并透露因为演员演得好,拍摄《小欢喜》比拍《小别离》时更尽兴。

《小欢喜》通过三个高考家庭的故事,探讨了当下家庭在子女教育、家庭关系上的问题。“真实”是观众对于《小欢喜》最多的评价,也是它最打动人的地方。剧中强势妈妈童文洁对孩子的又打又爱,单亲妈妈宋倩对孩子强控制欲的爱,季区长对孩子小心翼翼的爱,都让观众看到了自己或者身边的人。

汪俊导演透露,《小欢喜》很多素材都是黄磊自己的亲身经历,“在细节上、桥段上是别的戏没有的,这点很重要。一部剧不怕大题材雷同,而在于故事、人物、细节的不一样,《小欢喜》里展现的都是来源于身边的事儿”。

《小别离》中,观众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黄磊和海清主演的方圆一家。而《小欢喜》里,陶虹、沙溢,咏梅、王砚辉的实力派组合,让三个家庭各有各的精彩。多年不接电视剧的陶虹、咏梅,齐齐出现在《小欢喜》,着实给了观众一个惊喜。汪俊导演透露,这次请她们来非常顺利,“她们非常乐意接这样的题材,剧本赋予的人物,她们也非常有兴趣。所以我们一拍即合。”

而《烈日灼心》里演杀人凶手、《我不是药神》里是假药贩子,塑造反派角色深入人心的王砚辉,这一次成了体贴妻子、操心儿子的干部老爸。之所以觉得王砚辉能演好这个区长老爸,汪俊导演说,“我们觉得他在基层历练得非常好了。这个角色既是领导,又是一个慈父,又是一个严父,觉得他完全有功力演好这个角色。现在看到的这个形象非常可爱,虽然是领导,但是一点儿都不会觉得他装,或者讨厌,他把一个领导在家里的那一面展示得非常好。”

拍摄《小欢喜》时,汪俊导演经常在监视器前又哭又笑。他笑称,“这次拍戏多了一个感受,就是可能老了吧,会更容易被打动,好多场戏都是流着泪拍完的。”比如观众觉得特别戳心的英子和妈妈吵架那场戏,他就是一边拍一边哭。“后面还有很多,确实是演员非常好,我觉得演员必须首先打动我,才能打动观众吧。”

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四

暑期即将结束了,最后一部现代都市家庭剧也是非常的火热,那就是《小欢喜》,自从开播后,无论是号召力收视率还是口碑都是非常不错的,深受观众喜爱,获得了一致好评,作为暑期档的压轴之作,单日收视率破亿,登上影视收视率第一的宝座,细节上的精心打磨和嫉妒贴近生活的剧作设计,非常吸引观众。

在最近,剧情高潮片段期间,我们几乎天天都能在热搜上看到剧中人物,比如方一凡、英子、宋倩等主人的名字频繁出现,在这部剧中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他们演技都是非常棒的,堪称暑期档的良心大剧。

这部剧于7月30日上映,8月27日圆满收官,累计播放量已超过25.1亿,双双丰收,刚上线一周就超越了《长安十二时辰》也是一部暑期档的热播剧,而上线两周后,超过了暑期档霸主《陈情令》,并守擂至今,非常值得赞赏的一部家庭剧。

刚上映开播后就得到了豆瓣8.2的高分,在如今大结局不料还涨了一分,达到了8.3分,是一部国剧精品,相信许多观众看了之后对孩子的教育,以及生活方式会有所感想,有所改变,毕竟这样我们也会像剧中一样,整个家庭温馨和谐,孩子们顺利的考上理想大学。

和这部剧剧名差不多也是家庭剧的一部剧叫做《小别离》估计也有许多都看过,这是一部关于家庭父母婚姻状况生活方式的剧,两部电视剧的发行公司有所重合,导演是同一个人,在演员的选择上,两部剧也有一些共同之处,观看后的观众们也都会发现,虽然有相似之处,但是演出的剧情却完全不一样。

间隔三年后,再次还能够带着成功经验有备而来,认真创作《小欢喜》,继续又收割了一批新观众,而陶虹的嫁入,更为剧本增添了不少的色彩,时隔多年后再次创作的首部作品,演技依旧是得到大众的认可,弹幕中就有许多观众表示对陶虹实力女演员十分喜爱。

在剧情中,三组家庭的冲突,即便没有概括所有中国家庭在教育方面上的矛盾,至少也概括出了大多数城市家庭切身体会或目睹的情况,因此无论是“童文洁骂方一凡的方式”还是“宋倩2式的包围式母爱”都能被普通观众有兴致的讨论。

总之,《小别离》的成功离不开它对中国“留学家庭”这个群体极有深度的刻画,《小欢喜》则继承了这种“写进观众心坎里”的能力,把“高考家庭”的模样描摹了出来,如此才能够触发观众的心声,引发众多观众的喜爱。

正如《小欢喜》这部剧,最后的大结局将看似浅层次的“高考问题”,通过主角的遭遇和取舍,提高了“生命”和“亲情”等层面,观众在与剧中人物剧情产生的感情过程中,也获得了对自己人生的思悟体验,这部剧真的是令观众大赞一致好评的。

电视剧《小欢喜》观看心得体会五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恐怕并不是教育题材影视作品最“刚需”的受众;站在评论者的视点上,这类作品的文化和美学探讨,其实也远弱于对其“现实主义”关切的价值。

但恰恰是这样一个貌似“事不关己”的立场,我也有了或许并不在我身份之上的一些思考。当现实中的“家长”和“子女”对一部教育题材剧集各执一词,它天然存在的两面性,究竟投射出怎样更“社会向”的启示?

正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电视剧《小欢喜》,就是这样一个值得被商榷的样本。从播出上看,今年其实是教育题材剧的大年,但上半年无论《带着爸爸去留学》或者《少年派》,似乎都没能在这种类型中真正做到独当一面。作为“小”系列的续作,《小别离》的成色已经不错,《小欢喜》能否出彩在开播前还画着一个问号。当眼下剧集即将进入尾声,我们似乎已经可以对这部剧形成一些初步的判断。虽然部分桥段可能存在过于戏剧化的建制,但瑕不掩瑜,《小欢喜》的亮色不少,但更重要的是,它对当代中国式教育多方立场的“撩拨”,是有逼近性的,也是耐人寻味的。

逻辑很简单,因为它“过于真实”。

当然,这个评价本身并不意在讨论艺术真实性的问题,而在于《小欢喜》切中了当代社会现状里某些具体侧面的肯綮。带出的相关思考,我们完全不必用二元对立的价值判断试图加以权衡,当然也没法权衡。但这些看起来不言自明的现实状况,却在这部剧的放缩中引发了广谱观众的丰富讨论——这是教育题材剧的价值所在,“一地鸡毛”不是最终旨归,剧里的三个家庭也不会是所谓的代表性缩影,重要的是让大家意识到从来没有什么解决成长问题的“万全之策”,于家长、于孩子、于老师都是如此。听别人的故事共自己的情,最惊天动地的感慨不过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比起此前很让人后怕的那部韩剧《天空之城》,同样聚焦高三、对准升学议题的《小欢喜》在气质上则会显得温暖明亮不少。方家、乔家、季家,一组群像、各有确幸和困境。看《小欢喜》的过程,体验上是轻松愉快的,不时有方一凡、林磊儿撑起的“名场面”逗趣荧屏另一端的普通观众;但随之而来的观后感却并不会那么一身轻松,至少在这个故事的情境里,太多人事都被我们曾经目睹或正在经历,然后无可奈何。

这部剧以上帝视角尽可能代入了较为丰富多样的教育观和家庭观。也是因为这样,如果不涉入在自身立场身份上的太多主观共鸣,这部剧释出的价值起到了对“纠偏”的一种普遍性照拂,这种厘清体现在三个要点上。

其一,是一个真正需要去承认和平视的现实。在具体的社会语境中,教育这个话题本身涉入着多种力量的“烦恼”,家长的、孩子的、老师的。所以,其实大家都缺乏成熟、都会犯错,也都在一同学会成长。中国的文化传统里总是过于倚赖“过来人”的经验,于是,家长和老师在孩子面前的话语往往被奉作圭臬(哪怕不是自愿的),这种能量的输出并不一定站得住脚,甚至可能是一种过度期许。《小欢喜》里,主流的家长/老师或激进或温和,不论风格气质差异却大都缺乏一种最基本的对于子女/学生真正的体察和尊重,即便有,也几乎呈现出一种想象性的力量。由此,大人和孩子之间的矛盾张力随着时间推移不会被真正弥合,反而在反复拉扯里让嫌隙变得越来越大。

剧中方家的父亲方圆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反思这种状况的视角,他会有自觉的自我审视,即,“儿子(方一凡)不是我们(方圆&童文洁),我们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评价标准来要求他们”,又或者,“我们总是看到儿子做不到的我们的好,但却也会忽略他做到的我们做不到的好”,等等。这种反思自然是稀缺的,不管在剧的语境里或者现实状况里。但比较戏谑的是,如此温和看待家庭和子女的角色,自己也正面临着失业难寻方向的中年危机,他陷入在自己的烦恼里千头万绪,面对属于自己的“成长”,方圆其实也束手无策;乔家在原生家庭层面的破碎,让父亲乔卫东和母亲宋倩走出了两条全然对立的教育思路,一松一紧,但却殊途同归——最大的问题是,乔英子在她们的眼里是“女儿”、是“高三考生”,却始终不是“乔英子”;季家的知性母亲刘静通达人情,就连别人家的女儿都要跟她来说体己话,可无奈常在,儿子季杨杨需要的不是心平气和,反而是一点横冲直撞的狠劲,她没有真正理解,作为领导官员的父亲更是无从谈起。

剧里或者现实里的这些身份,通常都会认定自己在自身的角色框架里正在努力做到最好。大多数的一言难尽也基于某种意义上“不被理解”的苦涩。对此,《小欢喜》给出了一个前提性的启示,无论长辈或者小辈,真正缺乏的“美德”在于,多问一句“你怎么样”,少强调一句“我怎么样”。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感同身受,高三也不会仅仅是一个孩子的“人生战役”,是一家人、一群人的,每个人都在学习长大。

其二,也是《小欢喜》试图输出的比较集中的一种价值观: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身份角色不会有完美,也做不到完美,残酷的现实是我们要用漫长的时光来接受各自的平庸,并且与之和解。

这样的话语听起来很“丧”,但比起我们正在经历的诸多无所适从或者强人所难,我认为反而是积极阳光的。剧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组家庭关系——大概也是大家最侧目的那组——宋倩母女。他们身上印迹着对应试教育太过谨小慎微的追寻,害怕一步踏错步步踏错。宋倩跟童文洁不同,并不是实质上的“强势”,相反是一种“低到尘埃里”的对规则的“甘于”被驯服。中国式的“以爱之名”,在宋倩和乔英子的身上最典型。一个是坚定不移遵循一条必然造成不可逆伤害的强势逻辑却又对日常情感关系有极高期待的母亲,一个是一定程度上“被迫”遵循这种逻辑却又无时无刻不想逃离的女儿。她们彼此是热爱的,却没有办法去化解这种绕不开的不安。为了“完美”,她们都痛苦无比,哪怕这种结果可能会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可是,我们反过来看看,她们之间害怕伤害却又不断在彼此伤害,很纠结也很反复无常的焦虑,游走在压抑和释放里的微妙气氛,这样的“草木皆兵”怎么也挥散不去。

她们可能并没有不幸福,但可以残忍的说她们的局促和谨慎更不会让彼此感到真正的幸福。如果要说她们身上各自过不去的“坎”,是在所谓尽善尽美的追求里,忘掉了这个世界上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尽善尽美。

这或许也是值得我们去反思的所谓“优良传统”。在现实逻辑里,对美好生活富于掌控力,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这是值得憧憬的世界观;落实到方法论,却是不尽相同的,甚至是另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径:缺点也是“更好的人”的一部分,宋倩也好、乔英子也罢,她们身上缺的那一点“快乐”,才是在这个家庭共同的“人生转折点”里最需要去补全的东西。

最后,追《小欢喜》的过程也是重新理解中国式教育的一段心路。站在理性审慎的立场上,我们应当可以从中看到一个直观的现实,即,中国式教育当然有结构性的共性问题可以被普罗大众“提炼”然后“化约”,但更多数没被引起重视的难题恰恰是非结构化的,散布各处的。换言之,在教育的问题上,没有“大家”,只有“自己”。方一凡回怼母亲童文洁的“名场面”里有一句耐人寻味,“各个家庭状况不一样,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蹦出这个“真道理”,不免有些唏嘘;但孩子都懂的道理,大人又何尝是真正的无动于衷?然而反观现实,所谓的“起跑线”、所谓的分数,永远制掣着我们“做自己”的真正能量。事实是怎样呢?在《小欢喜》里,没有任何一个孩子会比方一凡这个所谓“学渣”更让人有期待、有喜爱。

听过很多道理,却总是越来越不懂道理。

某种意义上,现实中的小朋友们可能过得远比电视剧里更不快乐,这种不快乐的代价从长远看又是乏于意义的,是一个过两年就记不起的分数,是要不能比别人差。但成人的世界其实比谁都明白,这些执念本身远没有一个独立、自洽、勇敢的人格更值得。教育题材电视剧的落脚点是要能有所纠偏,不是简单镜像;得有意识的相应唤起,就是比起这些所谓的领先和落后,18岁的快乐才是不能重回的意义。

我更乐于看到,当人们在观看《小欢喜》时想到的,不是“喏,你看别人家的高三比你苦的多,你为什么还不更努力”,而是“嗨,比起他们剪不断的烦恼,我希望自己负责任、很快乐地走过这一段特别的人生经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