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病读书心得体会

时间:2021-04-24 阅读:186

《父亲的病》一文,选自于一本散文集名著——《朝花夕拾》,一缕缕冒着气泡的伤感之情缓缓地从鲁迅的笔下《父亲的病》一文中散发出来,望着作者鲁迅的悲痛,我们多多少少领悟到了当时的社会风气。那么接下来给大家分享一些关于父亲的病读书心得体会,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今天,我学习了一篇《朝花夕拾》中的《父亲的病》这一节选。

这篇文章让我认实了位钱比治别人生命还重要的陈莲河,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是,一次鲁迅他的父亲得了重病,花了大价钱去要请他来治他父亲,结果,他给出了一个秘方要原配的蟋蟀一对,这对鲁迅来说是不可能的,就算找到原配的一对蟋蟀,但是陈莲河早已死了。然后,他又给鲁迅的家人一种丹,两块钱一盒,虽然看起来很便宜,但给鲁迅的父亲一吃就吃了一百多天,这么多天下来花掉了就很多钱了,如果给一些老百姓来承担会是一笔巨款。

又让我认识了八卦的衍太太,在父亲快要临终中,叫鲁迅大声的喊着父亲这两个字,让父亲不能死的安心。

不仅让我认识了钱比治别人生命还重要的陈莲河和八卦的衍太太,还让我认识在那时的鲁迅。

在父亲病危时,他犹于听了陈莲河医生的话语,便四处向人去寻药,走到农村向路人、老爷爷、老奶奶去问这种药,可是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药,才知道是陈医生的误诊让自己跑到农村还找不到这种药,从此便不再与陈先生周旋,直到在大街上碰见陈医生时是坐在三名轿夫的快轿里,还有很多的人都在被这种迷信给误导了,又因为听了衍太太的话,导致父亲不能安祥的死去,总的来说父亲的病就是所有社会人的病。

学习完了这篇文章,我打算回家后好好读读鲁迅的《朝花夕拾》讲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

今天我读《父亲的病》后,我的心中想平静的水面被扔进一粒鹅卵石,久久不能平静。

文中的鲁迅为了治好父亲的病,问药店,问乡下人,问卖草药的,问老年人,问读书人,问木匠,只为求得能治好父亲病的药引子。可谁知,这竟是“神医”陈莲河的一场骗局,他让鲁迅去找如此稀有之物,只为了更多的钱财,还巧舌如簧地找了各种台阶下。

第一次读后,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陈莲河的医术并不高明,医德也十分差,是如何取得“名医”之称的?多读几次后,我才明白,陈莲河的地位。都是由人们对他无理由的信任,以及当时人人迷信的社会惨状。文中鲁迅在少年时期也多次察觉出陈莲河的虚伪,不再与之周旋,可为何那些经历了无数件类似此事的大人,会被陈莲河蒙骗了双眼。这都是因为当时人们的迷信,相信妖魔鬼怪,各路神仙,并在任何希望都渺茫的情况下,选择无条件相信任何人。陈莲河正是抓住了人们这样的心理,才能拥有这样高的名利,如此多的钱财。

文中,处处充满错误。陈莲河误诊、误命,衍太太误导我,人们也通过自己迷信抱一丝希望的错误心理使陈莲河坐上“名医”的宝座。

人人都错,就是当时的社会之病,那社会之病,使中国变得灰暗,也是陈莲河害人之根本。我们在了解当时社会的“病”后,更该使自己不患上这种“心病”,只有这样,才能做一个正直的人。

这是由一场病引发的对一个时代的呐喊。

本文讲述了鲁迅先生儿时因父亲患病请了两位当地盛传“贤”名的医生治病的事,最终父亲走了,神医却逍遥自在。

这是封建社会的迷信思想结出的苦涩果实。

记忆最深的不是“神医”荒诞的言行,而是患者家人所为,不管作为父母还是子女,都认为花大量的钱请“神医”就能治好家人的病。受到当时环境的熏陶,他们尽管对“神医”的话将信将疑,却总免不了为一份奇怪的药方劳心费力,最终看着一碗碗“良药”下肚。

与其说是庸医们丧尽医德,草菅人命,不如说迷信思想根深蒂固。医生们迷信,随随便便看过几本书就说自己会治病,根据鬼神之说演变来的药就是灵丹妙药。百姓们迷信,面对庸医,听之任之,没有科学意识。鲁迅先生的这篇文章处处都能看到他的讽刺,他的呐喊:“病、病、病,迷信才是通病啊!”

这不仅是个人的病,更是中国旧社会的病。这样辛辣的、批判的笔触,犹如一桶冷水泼在烈火上,不禁惊醒了当时的社会,更提醒了站在今日看历史的我们。

父亲死前的声声叹息,敲醒的,怕是一众人愚昧的心。鲁迅先生的笔笔文字,唤醒了多少人浑浑噩噩的大脑。

记录本身,即已是反抗。

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是作者对童年生活、青年求学经历的回忆,生动描绘了清末社会的一部经典散文。今天,我阅读了其中的名篇《父亲的病》。

《父亲的病》是鲁迅先生追忆儿时为父亲延病求医的往事,文中描写了2位“名医”的行医态度、作风、开方等种种表现,塑造了两位狡猾、道貌岸然、贪婪、唯利是图的“名医”形象,揭示了这些人巫医不分、故弄玄虚、草菅人命的本质。

纵观全文,作者虽然没有以任何怨愤的言语来抨击这些庸医,但平淡的语言却极尽讽刺意味。再来看看这些药引——梧桐叶、芦根、经霜三年的甘蔗、原配的蟋蟀、平地木、败鼓皮丸、点在舌上的灵丹……所谓“名医”,为了彰显自己用药的与众不同,故意采用奇特的药引,其实不过是故弄玄虚的障眼法罢了。先不说这么做对患者的病有无用处,但这荒诞无稽的庸医形象却早已深入人心。

“我这样用药还会不大见效”有一回陈莲河先生又说,“我想可以请人看一看,可有什么冤愆……医能医病,不能医命,对不对?自然,这也许是前世的事……”这一段描写,更是作者对庸医的讽刺。冤愆是一种迷信的说法,本该以医术救人的大夫却将治不好病的责任推给鬼神,这难道不可笑吗?庸医害人啊!

鲁迅先生的童年时期,儿童的天性受到了父亲的压制与摧残。然而在父亲重病卧床时,他为了父亲的病到处奔走。父亲因病去世后,他梦想着能够学会医道,救治像他父亲那样求医无助的病人。于是他远渡日本,学习医学,想推翻传统中医江湖郎中的伪医术,救病治人,报效国家。

作为父母最亲的人,我们作为儿女不应该好好孝顺他们吗?面对家人,我们要孝顺,关心;面对这样的庸医我们要学会辨别,用火眼金睛,认清事物的真伪。

“父亲!父亲!”

随着鲁迅潸然泪下的声声爱叹,我体会到了鲁迅内心极大的痛苦与愤怒。

父亲初病时,鲁迅还是充满希望与活力的。

河堤边,一个孩童儿坚持不懈地搜寻着父亲的药引,即经霜三年的甘蔗。那时,他还是很信叶天士先生的。叶天士先生乃绍兴城响当当的“名医”,但其实并不然。整整两年,所谓经霜三年的甘蔗并没有产生丝毫作用,反而日益加重。与之正比的,则是鲁迅家逐日空瘪的钱袋子。

终有一日,叶先生极其诚恳地说:“我所有的学问都用尽了。这里还有一位陈莲河先生,本领比我高。我写封信,请他来看一看。不过,这病不要紧的,经过他的手,可以格外好的快些……”

庸医啊,庸医!他像一个强盗、骗子一般,当从经霜三年的甘蔗之流榨光了鲁迅家的钱之后,便打算全身而退。好一个甩手掌柜!好一句“这病不要紧的”!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鲁迅只有把希望寄托于陈莲河先生了。陈莲河先生确也是个人才!水肿,水肿,不过也只是鼓胀罢了。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服的了!再不然,就是他所谓的神丹,什么舌乃心之灵苗!呵,好一个想当然啊!给予陈莲河厥词的回应,便是父亲一会儿的沉思,他摇了摇头。

少年时的鲁迅,经常往返于当铺和药店。父亲的病,早已花光了家里积蓄。没钱了,没钱了,哪还买得起陈莲河口中“价钱不贵,两块一盒”的妙药呢?

父亲没有买,他拒绝了。他的病,在两年“经霜三年的甘蔗,一百多天的败皮”中恶化了。

怎么办?人要死在自己手里,自然是对陈莲河口碑的损害。可如今,又没有人可推,总不能再推给叶天士了吧?想来想去,陈莲河先生又说:“我想,可以请人看一看,可有什么冤愆……医能医病,不能医命,对不对?自然,这也许是前世的事……”呵,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啊!陈莲河这个老狐狸,他的话意自然是:本来我是可以医好你的病的,可鬼神要来取你的命,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其实只不过是他内心有鬼罢了。

鲁迅的父亲又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鬼神之说又有什么用呢?怕是这病早已病入膏肓了吧。父亲卧病在床,早已开始喘粗气了。直到那个早晨,鲁迅永生难忘的早晨,父亲受到的虐待……自然是来自两位神医所开的医药,终于结束了。在鲁迅声声哀痛、潸然泪下的呼唤中,父亲与世长辞了。

对于父亲的死,鲁迅或许是不舍得吧,不舍于父亲,不舍得他离开。又或许是庆幸的,父亲终于不用再受磨难了。在这种复杂交错的心情中,穿插着鲁迅的恨。恨他们的故弄玄虚,恨他们的唯利是图!他恨,但也为他们感到悲哀。那些虚假的人啊,违心而活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无数的痛,无数的恨,无数的悲哀,最终都化为那声声泪下、句句哀恸的深情呼唤,“父亲!父亲!”

曾几何时,当鲁迅午夜梦回,是否会还想起父亲临终前的模样?听到那是自己的声音?答案是肯定的,鲁迅永生都不会忘记。而每听到时,他都会觉得这是自己对父亲最大的错处。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