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读书心得体会

时间:2021-04-24 阅读:171

小说《百年孤独》汇聚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最纯粹的现实生活,作者的想象力在驰骋翱翔:荒诞不经的传说,具体的村镇生活,比拟与影射,细腻的景物描写,都像新闻报导一样准确地再现出来。亲爱的读者,小编为您准备了一些百年孤独读书心得体会,请笑纳!

前几天读完了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一向打算写篇读书笔记,苦于无从下笔。一方面是对作品本身有一知半解之感,一方面想得太凌乱以至于理不出头绪。然后上网找了几篇读后感想找找灵感,可是看完几篇读后感后我发现,我好想看了本假书。原先这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里还有这么多深奥的道理,再一次怀疑我看的是本假书。

可是没有像他们那样的深刻感受也未必是件坏事,这样说明我还没有过上类似他们那样的孤独的日子,没有感同身受,我还是幸福的。这样一比较,我生活中的种种自认为的不幸,都是那么的渺小与可是如此。可是即便没有像他们那样深刻的感受,我也有我喜欢的人物,即便他不是这本书的主要人物,不是这个庞大的布恩迪亚家族的其中一员,但我依旧被他吸引。

他就是来自意大利负责安装和调试自动钢琴的琴师皮埃特罗克雷斯皮。

我不止被他的金发,他的教养,他的端庄,他的礼貌,他的善良,他的认真吸引,还被他正直可靠,为爱割腕而死所吸引。我大概能够想象出他初来乍到时出于礼貌与主人坚持适当距离的彬彬有礼的模样,将自我关在客厅,心无旁骛的装好自动钢琴的认真的模样,还有对待自我未婚妻的绅士模样,即便他以往在丽贝卡冲动的纠缠中错生活力,但最终找到了真爱,那就是阿玛兰妲。在经历了婚礼因为各种原因一向被推迟,看着亲爱的未婚妻就在眼前但还是要坚持绅士风度,没有与她有什么肢体接触,到之后与难以忍受等待的丽贝卡在不在为何熄灭了的烛火里接吻,相拥,在自我衷心不移等待婚期时却接到何塞·阿尔卡蒂送来的一句“我和丽贝卡就要结婚了”这些种种之后,在乌尔苏拉充满歉意的周二聚餐中与阿玛兰妲相爱,并在一个星期二向阿玛兰妲求婚。这一切似乎验证了何塞·阿尔卡蒂说的那句“如果您真喜欢我们家,那还有阿玛兰妲呢”。但最终阿玛兰妲还是拒绝了他,这样的打击与内心的崩溃,他最终选择了割腕自杀,远离了这个带给他一次又一次伤害的布恩迪亚家族。

皮埃特罗克雷斯皮的一生也是孤独的。在无尽的爱与爱中辗转,受挫,到最终逝命。就像王菲的《我也不想这样》中的反正最终每个人都孤独,在每段感情中,不管是暗恋还是相爱,到最终会发现不管是需求还是被需求,心灵永远都要有自我的空间。所以仍然你是你,我是我,难免孤独。你我都是一条直线,有人与我永远很近但永远不能相交;而相交后的两条线必然愈行愈远。皮埃特罗克雷斯皮与丽贝卡就是那两条相交后愈行愈远的两条线,而皮埃特罗克雷斯皮与阿玛兰妲就是那两条永远很近但永远不能相交的线。真爱明明就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反正我们终究会孤独,与其和孤独争个你死我活,不如与孤独为伴。与孤独为伴,未必开心,但也未必悲哀。孤独是一个陪伴人一生的伙伴,是一个既定事实。与其否认,与其抗争,与其无谓的逃避,不如理解它,拥挤的人群里让它保护你回家。可是,对于现如今的我们来说,所谓的孤独可是是对着无情感的屏幕,手指习惯性的上下滑动,看着不痛不痒的资料,无所事事的孤独感罢了。对于这些孤独感,能做到可是于晚上少熬夜,躺在床上了不要来回刷手机,越刷越孤独,胃不好就少吃辣椒冷饮过热食物,容易发胖体质管不住嘴就多运动,一个人待着时就看看书,好东西都值得花时间,所以无论你此刻多辛苦也别放弃,想想已经坚持了多久才到那里。再想想那些每一天不足六个小时的睡眠,两天用完一支的中性笔,无数杯速溶咖啡下活蹦乱跳继续冲刺的日子,我们不是在透支着生命,只要你想赢,这些都不算什么,有何况区区孤独呢?

其实人的一生,真正适宜的对象,真正有幸福感的瞬间,配额该是大体相当,谁也不会更多,谁也不会更少,全在于一念之间。所以,如果恰好有这样一个人,他愿意与你一同挨过这漫长的黑夜,也愿意倾听你的满腹牢骚,而你需要做的,只是拉住她的手,别让她扑个空——那么,为什么不呢?可是在紧紧抓住她的手之前,你需要更努力的让自我变得更加的优秀,更加的有资本能够留住她,同时你也需要更努力的克服在前进时一向围绕在你身边的孤独。到最终你会发现,你所走过的那么多个孤独的夜晚,痛苦的时刻都是值得的,为了更好的。期望以后的你会感激此刻的你的努力与坚持,会惊讶与此刻的你的毅力与忍耐力。为了以后的日子,加油。

从本书的背景去看,又看到了那个时代的孤独。当时恰逢哥伦比亚内战,数十万人丧生,主人公布恩迪亚上校也是在这个时代造就的英雄。战乱必将使人流离失所,孤独随之而生。

那个时代饱受战争之苦的人们在作者的刻画中以另一种形式,无形地抗议着这一切,然而最终无法摆脱的还是孤独。在那个时代,尽管有人挣扎着去打破这份孤独,但终因无法凝聚成一股力量而告终,走向失败。诚然,孤独是导致一切恶果的导火索。作者期望广大拉美人民能够团结起来,战胜这份孤独,让团结的力量促使拉美地区也投入现代礼貌的顺流之中,顺流而上,并非逆流而下。不被世界所孤立,傲立于礼貌发展的大潮之中,打破封闭,展开新生活。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唯有孤独永恒。作者所说的这句话并非绝对,放眼未来是正确的,而孤独并非永恒。竭尽所能,摆脱孤独,纵使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难敌全军万马。在整体的推动下促使个人的前进,是中国传统思想的一部分,也正有了整体,个体才不至于太孤独无助。这也正是中国不断向前迈进的原因之一。

有人问作者马尔克斯,在你这本书里,狂热昏愦的总是男子(他们热衷于发明、炼金、打仗而又荒淫无度),而理智清醒的总是妇女。这是否是你对两性的看法?而马尔克斯则回答,我认为,妇女们能支撑整个世界,以免它遭受破坏;而男人们只知一味地推倒历史。到头来,人们是会明白究竟哪种做法不够明智的。

我想,不是因为革命起义的危险,马孔多四年多连绵不绝的大雨,还是男男女女的畸形爱恋,而是害怕自我无法忍受像奥雷里亚诺上校不断反复熔铸小金鱼,阿玛兰妲织了又拆,拆了又织不停做寿衣,庇拉尔·特尔内拉在与不一样男人的纠缠中麻醉自我的那种孤独。

世界上有两种小说家,一种致力于反映世界与描摹人生,比如托尔斯泰,而另一种,却凭借一己之力创造了一个世界,比如马尔克斯。

这个世界带着魔幻色彩,充满乱伦与迷醉。但如果这仅仅是一部满足人们对拉丁美洲奇观的猎奇之作,那也太低估了马尔克斯的想象力和洞察力。这本书之所以成为一部巅峰之作,一个无人能及的典范,在于精细入微的情节构造和有条不紊的故事节奏,也在于他在有限的篇幅里,已经将触角伸得足够远,直击整个人类最深刻而又古老的命题——孤独。

如果一个人过早领略到“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种凄凉,那真的很可悲(比如张爱玲)。但是有一天,任何一个对生命有点责任感的人或许都会清楚地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孤独,并不是离群索居,并不是独酌无相亲,而是对于有限和无限、偶然和必然、宿命与奇迹之间的微妙感知。也许我们拒绝承认人生是历史的无限重复、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但是却缺乏足够的理由否定马尔克斯笔下的世界,其实真实存在于世世代代。

除了死亡,还有什么是让人真正平等的?孤独感。

好文学通常要么探索外部世界,要么探索人类内心,而能够将两者合二为一又不显得怯场或者拙技的,可称为不可多得的杰作。马尔克斯不仅做到了,而且毫不吝啬他的超卓天才。而这种天才,又完全不妨碍表现他的怜悯之心。在这种怜悯之情的笼罩下,再荒诞不经、不可理喻的人物都显现出一种人性的合理。

他们命中注定彼此隔膜,即使靠情欲的挥霍也无法真正去相爱,更无法走出谵妄和死寂,只能等一切按照快要成灰的羊皮卷中的记录来按部就班发生,那么,这就是真正的世界尽头了吗?

我想在看这本书时能够听到内心强烈震荡的人,并不是因为一种嘲讽,也不是因为自怜,而是突然感到由来已久的悲恸有了回音。如果人类在千万年以来从来都不曾彼此理解过,不曾爱过,只能借文学的微光获得一点点暖意,这算不算一种宿命,又或者,这已经是在荒漠之海中的,仅存的灯塔……

《百年孤独》颇受欢迎,因此我对它一直有着好奇的渴望和虔诚的心态。带着不成熟的理解和不内涵的见解终于读完了这本书,像是看着六代人扎扎实实地生活,却始终离不开孤独。

或许命中注定吧,尽管在“阿卡迪奥”和“奥雷良诺”这两个名字的循环中家族看似会繁衍下去,尽管吉普赛人、政府、战争、火车和香蕉种植园的到来曾一度让这个宁静落后的村庄变得繁荣喧闹,但整个家族还是逃脱不了“家族的第一人被绑在一棵树上,最后一个人正在被蚂蚁吃掉”的命运。

是文明促成了孤独吗?还是人的内心本来就属于孤独?

“怎么时间老是在打转转啊?”乌苏拉说道。或许这个家族乃至整个寰宇都是沿着一个无边无际的圆圈运行的吧,所以人类才注定孤独,注定看见繁荣昌盛也只是看见了美丽化作的泡影。

在我看来,孤独的人大抵两种:自负与自卑。

自负的人通常有自负的才华。他们超出常人而用慧眼看世界,理解层次不同,交流自然成障碍。于是他们干脆自行研究,不理会众人,似乎形成了至极的境界而求新的突破,领悟常人所不能领悟的玄妙。在常人眼中,这便成了孤傲。而先驱大多是在这样不能被人理解的状态下产生的。就像布恩地亚是因为过早地知晓了家族的命运而被视作疯子一样,先驱总是孤独的。

自卑的人大多缺少自负的资本。他们在某些方面低于常人而用更忧郁的眼神看世界,自觉不如众人,交流也自然隔阂了。

当人们兴趣使然地谈论着一些话题时,他们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做听众。热闹是他人的,他们只会用冷漠的心态面对世人。在常人眼中,这便成了孤僻。就如奥雷良诺在自卑中挣扎一样,封闭的世界注定与世隔绝的。

自愿地停留在自我狭小的圈子里,自主地抵制着新事物的侵入,也难怪马贡多一直处在孤独之中,注定百年之后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但愿这最后到来的飓风,能吹散一切封闭自守的落后。“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希望如此。

在忙碌却又充实的学业后迎来了大学的第二个假期。在这个可以自主调节时间,不必为完成作业而忧心的假期里,我与《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开始了一场邂逅。

《百年孤独》和众多外国名著给我的第一感觉一样,内容复杂,人物众多且名字十分雷同,写作顺序也多采用倒叙和插叙,初读甚至一度因为晕头转向,理不清作者的写作意图而放弃深读。但是第二次将人物对号入座后再读,便被书中所渗透和传达的孤独深深的震撼了。《百年孤独》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作,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兴衰,反映了拉丁美洲一个世纪以来风云变幻的历史。在这样的历史长河中作者赋予了人孤独,同时又认为人并不是生来孤独的:“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

然而在这本书中反复提及的孤独也与我们理解的狭义的孤独不同。带上时代背景与作者的身世细细品味,孤独似乎又为我们呈现出了另一番模样。在《百年孤独》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接受了采访,对孤独的解释似乎很意味深长:孤独就是不团结。那一刻,作者的写作意图在我脑海中逐渐明晰起来:他渴望拉丁美洲的民众团结起来,共同走向文明,开放与繁荣。

此外,《百年孤独》的魅力也在于离奇的故事情节。贯穿整部作品,小说中的人物们不时会见到鬼魂。“这些鬼魂象征着是马孔多挥之不去的过去。事实上,这些重复出现的鬼魂根植在拉丁美洲历史的特定发展之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变化,布恩迪亚和整个马孔多都是鬼魂。他们被自己的文化所隔离和排斥,社会发展落后于其他地区,处处依赖他人。

更可怕的是他们已经完全接受这样的现状,不思改变。”书中的宿命论暗喻了古往今来导致了历史不断重复的意识形态,也正是这种意识形态使得拉丁美洲的历史被解读成了一个循环,一个不可能出现变革的循环。书中的旁白也加强了这种宿命论给予读者的压迫感。这些光怪陆离,恰恰是作为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代表作所无法隐藏的魅力。

《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完成巨著后曾有一个夙愿:希望一百年孤独的历史永远消失并再也不会出现。但愿,作者的苦心和夙愿能够梦想成真。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