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读书心得体会

时间:2021-04-27 阅读:93

《变色龙》讲述的是一件发生在街上的小事,这篇带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所反映的社会现象却是真实的,让人在欢笑之余,不禁深深地思考起来。亲爱的读者,小编为您准备了一些变色龙读书心得体会,请笑纳!

短短一篇《变色龙》,在一位语文老师的介绍后,仔细的品读了一遍。其精彩,便在于没有直接的诅咒、谩骂,而用简单的几个动作和语句,独特的写法,使人立刻感到了作者的那股怨恨的讽刺。

很普通的开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背景和人物,又写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该轮到这个当官的奥楚蔑洛夫发话了,第一句话就揭露出了他内心的恃强凌弱:这条狗是谁家的?这里也就开始为后文不断争论狗的主人而不依照法律进行相关处理进行铺垫。

作者塑造出了一个很符合当时官场看风使舵的形象,又在一字一句中自然而又深刻的表现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黑暗的批判讽刺。

然而,与此同时,远在东方的中国,同样是在黑暗政府统治下,为何却没有一篇独具一格别出新意的文章?确实,中国的文章往往十分优雅,或是豪迈,或是清秀,然却从来没见过跳出边边框框的文章。唐诗自是固定的格式,必须得多么整齐,宋词却又出来了词牌名,虽然不是“长方形”了,却还是按照固定的格式来写,读起来固然朗朗上口,却经常不得其意,读好几遍也不明白它的意思,必须要结合当时的背景,和诗人的经历,才能读出来。如此一来,种种诗词也只有文人墨客能够看懂了。到了清朝,终于有了一些短篇文章,可注重的依旧还是作者的文采,总是在意字词用的恰当与否,殊不知有时候一个精彩的情节,比一字一句更加重要,更能突出这种种情怀。

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各类文章都是充满了儒家学术,着重于文墨的深厚功底,追逐与用最恰当的字词来表达心境,能看懂的,也就只有那些文学书生,充分表现了儒家“礼不下庶人”。故此,具有容易理解,情节精彩的短篇小说始终没有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而《变色龙》也只有西方作家能写得出来。

最近我们在学习小说《变色龙》。

小说《变色龙》,历来都是从情节(奥楚蔑洛夫态度的五次转变)和细节(对军大衣的四次描写)来分析人物的。这篇小说在刻画人物上,主要运用的是语言描写(对白),但却很少有教师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人物的性格特征。

语言的主要功能,是用来交流,因此一般说话都有特定的对象。我们阅读这篇小说发现,奥楚蔑洛夫虽然说了很多话,但绝大多数时候,作者并未明确指出这句话是针对谁说的。于是我引导学生从他语言的内容出发,分析他的每一句话的对象分别是谁,应该是带着一种怎样的语气在说。

比如第一次描写奥楚蔑洛夫的语言:

“这儿出了什么事?”奥楚蔑洛夫挤进人群中去,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干吗举起那根手指头?……谁在嚷?”

首尾两句,是对着人群说的。中间两句,是在问赫留金。无论是对人群还是赫留金,奥楚蔑洛夫都显示出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的学生甚至用了“嚣张”来形容他。但同样是对着人群说话,奥楚蔑洛夫的第二次发言却表现出庄严的样子,以显示他作为警官的身份——

“嗯!……不错……”奥楚蔑洛夫庄严地说,咳了一声,拧起眉头。“不错……这是谁家的狗?我决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爷既是不愿意遵守法令,现在就得管管他们!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陪出钱来,我就要叫他知道养狗的滋味,养这种野畜生的滋味!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还有奥楚蔑洛夫的第四次发言,主要也是针对人群说的,但却是要显示出自己好像见多识广高高在上的样子,以掩饰自己刚才的误判带来的尴尬:

“我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胚子!……居然有人养这种狗!这人的脑子上哪儿去啦?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露脸,你们猜猜看,结果会怎样?那儿的人可不来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眨巴眼的工夫——它就断了气啦!”

对待赫留金,奥楚蔑洛夫的语气是居高临下的,即使认为赫留金是受害者的时候也如此:

“你赫留金受了伤,我们绝不能不管……”

但是一旦认为狗是将军家的,他对赫留金的态度马上就变成声色俱厉。比如:

“有一件事我还不懂:它怎么咬得了你?”奥楚蔑洛夫对赫留金说,“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是那么小;你呢,却长得这么魁伟!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损失费了。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用不着把自己的蠢手指头伸出来!怪你自己不好!……”

这些对赫留金的训话,多用判断句和感叹句,语气强硬,态度蛮横,显示出他作为一个警长的霸道。

对待属下,他颐指气使,微带不满,显示出一个长官所具有的派头。如:

“叶尔德林,”警官对巡警说,“去调查一下,这是谁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狗呢,把它弄死好了。马上去办,别拖。”

但第二次对叶尔德林说话却又与第一次不同:

“哦!……叶尔德林,帮我穿上大衣……起风了……挺冷……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告诉他们别再把狗放到街上来了……这也许是条名贵的狗;可要是每个猪猡都拿烟卷戳到它的鼻子上去,那用不了多久它就完蛋了。狗是娇贵的动物……”

表面上是在对巡警说话,实际上却是通过巡警在向将军说话,奉承讨好之心,阿谀谄媚之态,形诸笔端。

而当最后确认狗主人是将军哥哥以后,奥楚蔑洛夫的语言在原有基础上再翻出新花样。这次他说话的对象不是人群,不是巡警叶尔德林,不是赫留金或者厨师普洛柯尔,而是直接在对狗说话:

“这小狗还不赖……倒挺伶俐……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得了,干什么发抖?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

跟狗的关系好似亲昵异常。比较之前还把这条狗称作“疯狗”“野狗”,要“弄死它好了”,作者对奥楚蔑洛夫的讽刺就通过这样的对比展露无疑。

总结起来看,奥楚蔑洛夫对待身份地位低于自己的人,说话总是训斥,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而对地位高的将军,甚至是将军哥哥养的一条狗,也是讨好奉承,一幅谄媚的样子。这样分析,学生不难把握该人物媚上欺下的品质。

“对白”是契诃小说叙事艺术的一个显著特征。出了本文以外,他的很多小说,如《小公务员之死》、《胖子和瘦子》、《歌女》、《宝贝儿》等,这些小说的叙事完全依靠“对白”来推动,人物的性格特征和人格本质也通过“对白”得以实现。这里的“对白”已经成为叙事本身,离开“对白”,小说便不复存在了。契诃夫将“对白”这一戏剧的叙事方式成功地移植到小说中,形成了自己独持的叙事特色。

读完契柯夫的《变色龙》之后,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因为现实生活中的“变色龙”并不少见。

首饰匠赫留金被一只狗咬伤了,奥丘梅洛夫警官在处理这件事。一开始,警官答应要处死这只狗,严惩狗的主人。但一当人群中有人说这是将军家的狗时,警官立刻换了脸色,指责赫留金故意伤狗在先。后来又有人说那不是将军家的狗,警官马上又变了嘴脸,又说要严惩这只狗和它的主人。这只狗的主人到底是谁,人们观点不一,警官的脸色也随之像变色龙似的变来换去。

故事的情节与描写颇为有趣,其中奥丘梅洛夫警官那变色龙似的两面派嘴脸更是叫人难忘。有人说那不是将军家的狗时,他摆出一副警官的威严;有人说那就是将军家的狗时,他有“和颜悦色”,说小狗乖巧,赫留金惹事。井官表面上看似在不断为自己开脱困境,实际上与小丑的滑稽表演没有多大区别。遇到上级便“和颜悦色”,阿谀奉承的两面派作风显得是如此虚伪,像见了主人伸出流满口水的舌头,晃悠着尾巴装出一副“可爱”相的狗一样遭到人们的鄙视与嘲笑。

但可悲的是,两面派的人并不是某个时代独有的产物。以前在读席勒的名剧《阴谋与爱情》的时候,就看到了十八世纪德国宫廷中的一些两面的寄生虫。对上,他们极力讨好。以为王公夫人衣服上的带子掉到地上,几个臣仆立刻趴在地上焦急寻找,争取第一个得到夫人的赞赏。对下,他们残酷剥削。为换得一颗讨好公爵夫人的钻石,有人不惜卖几千农奴去战场当炮灰。即使在现代也不乏此类人。

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班上已有两面派了。老师在时规规矩矩,老师不在时破坏纪律。虽说小学生的这种行为的性质不会很恶劣,但这种风气一但养成便很不好。从小做事两面派,长大还得了?在现代社会中,两面派的人不仅会遭到周围人的鄙视,还难以得到上级的信任。两面派的人要么为了“明哲保身”,要么为了飞黄腾达,这些他们或许可以做到,但他们却要为此扣上“伪君子”的帽子,难以得到他人的正视与信任。

不用说,《变色龙》是一出成功的黑色幽默,一出暴露小丑般的“变色龙”可笑嘴脸的故事。

我对于契诃夫所写的文章有所了解,他写的文章极剧讽刺,把平常极其细小的人物动作和心理淋漓尽致的刻画出来,在他所写的故事当中,我似乎到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我可以体验角色饰演、人生百味、悲欢离合、喜怒无常的世界。

契诃夫的作品题材广泛。由于他父亲经营的杂货铺破产,一家人为了躲债去了莫斯科,只留下契诃夫一人在当地完成中学学业,契诃夫家境的悲惨导致了他善于体察沙皇俄国的黑暗现实。在作品中,他以批判现实主义的手法从不同角度描绘了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革命前的俄国社会画面。

像《变色龙》、《打赌》、《胖子和瘦子》等诸如劳动人民,尤其是农民的悲惨遭遇,统治阶级的专横,知识分子的痛苦探索,小市民及保守分子的庸俗,资本主义的剥削等。他是第一位以短篇小说的创作成就登上世界文学高峰的俄国作家。印象最深的就是堪称短篇小说中最经典的《变色龙》了,这一篇文章取材很平凡,但却寓意深刻、形象典型。

一条普通的狗,却把平凡百姓与资产阶级两大对立阵营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奥楚美洛夫身上穿的军大衣则成了刺中俄国黑暗的社会现实的利刃,奥楚美洛夫的心理活动则是通过穿脱大衣等一系列的动作展现,成功刻画了一个愚蠢而又可恨的统治阶级专横的代表,反映了当时命运可悲的农民阶级。

警官奥丘梅洛夫,他在马路上走着,听见有人说有一条狗咬伤了首饰匠赫留金的手指头,便问跟在身后的一名警察:“这是谁家的狗?”那个警察一会儿说是一条野狗,一会儿说是日加洛夫将军的狗,一说是将军的狗奥丘梅洛夫就维护那条狗,指责赫留金,一说是一条野狗奥丘梅洛夫就让警察把那条狗扔掉,安慰赫留金,并且一说是将军家的狗,警官不是说热就是说冷。

哎那位小小的官员用“变色龙”来形容可真是好啊!在我们大家的身边,不正是有这样的人吗?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装做好人但是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又耀武扬威真是可耻!

大家应该摘掉自己的面具!用自己真诚的心来面对别人!作者塑造出了一个很符合当时官场看风使舵的形象,又在一字一句中自然而又深刻的表现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的批判讽刺。

变色龙,是一种能使皮肤随环境颜色变化而变化的动物。

而在作者契诃夫的笔下的“变色龙”,它的颜色变化频率可谓不同凡响,超乎你的想象,如同“夏日鬼天气”,说变就变。小说《变色龙》讲述的是主人公奥楚蔑洛夫在决定狗的主人是谁而得到不同答案时,对受害者的态度的不断改变。小说主要透过语言描述来塑造一个见风使舵,趋炎附势,媚上欺下的“走狗”。

作为当代青少年,我们正处于生长发育的黄金时期,而社会环境的影响远远大于书本知识的熏陶与启迪。在这个日益纷杂的社会中生活,青少年不能盲目自大,也不能自命清高,既要紧跟社会先进思想文化的脚步,也要有一层坚实的屏障来防止不良信息的诱惑与引导。青少年心理容易理解新鲜事物,但在性格养成的时候,我们不能让自己拥有见风使舵、趋炎附势、媚上欺下、虚伪做作的性情,而要培养创新精神与实践潜力,让自己不断发展并趋于完美。

在当今社会中,对人对事的态度如“变色龙”般迅速的也不在少数。为了他人的关注,故向他人献殷勤,为工作升职,送礼的也不少。听惯了阿谀奉承,也不知那些人怎样就是听不厌呢?个性是此刻的中层领导干部,最爱摆架势

你多说几句好话,即使是假话,或者送些名贵的高档礼品,你也就有些说话的份,不然不仅仅连插句嘴的地方没有,也许到最后连饭碗也丢了。这些人的态度变起来比“变色龙”可快得多了,如夏日鬼天气,说变就变,不可预测。

在整个社会上,“变色龙”的风光时日终究是好景不长的。因此,为了不要“自生自灭”,我们就应从小开始养成良好品行,为将来走上繁杂的社会打下基础,也好在以后前进得顺利些。

总之,我们不能将日子放在“夏日鬼天气”,也不能和“变色龙”同穴而居。我们青少年更需有一双慧眼,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空间,一片能让自己自由翱翔的天空!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