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读后感

时间:2021-08-13 阅读:129

《郁金香》读后感

认真读完一本著作后,大家一定对生活有了新的感悟和看法,这时就有必须要写一篇读后感了!那么你真的懂得怎么写读后感吗?以下是第一心得小编帮大家整理的《郁金香》读后感,欢迎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尘封58年的张爱玲佚文《郁金香》近日出土。初读之下感觉故事比较平淡,不及《倾城之恋》的华丽苍凉,也不及《金锁记》的撼人心魄。但语言还是十足的张爱玲味,比如这样的描写:“一枝花的黑影斜贯一轮明月。一明,一暗;一明,一暗”。还有结尾处宝初“站在窗户跟前,背灯立着,背后那里女人的笑语啁啾一时都显得朦胧了,倒是街上过路的一个盲人的磬声,一声一声,听得非常清楚。听着,仿佛这夜是更黑,也更深了”,都是典型的张派风格。

《郁金香》的故事并不复杂,一如张爱玲过去的作品,在新旧杂糅掩映之中,展开旧式大家庭衰微的背景之下,两个少爷宝初、宝余与丫头金香之间的或明或暗,或轻薄或深婉的关系。情节看似单纯,但是结构非常讲究。作品以金香推门亮相始,以宝初的凄然回忆终,金香仿佛迎面而来,转身远去。在人物关系的发展中,可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作品开头写宝余狂追金香,使人误以为是要写金香与宝余之间的纠葛,并引出宝初与阎小姐之间的恋爱,然而山重水复之后才发觉金香爱的是宝初,而宝余最终与阎小姐成了婚。作品前半部分节奏缓慢,极力铺陈旧家庭中两三天间的日常生活情态,交待错综的人物关系。后半部分节奏骤然加快,倏忽已到中年。这种节奏类似于《金锁记》。后半部宝初渐成主角,金香等人退出画面之外,成为侧写的对象。结尾处,宝初与金香之间本有重逢的机会,然而在拥挤的电梯里,只听到别人喊她的名字,却无法分辨她的身影,两人擦身而过但却并未谋面。这与《红玫瑰与白玫瑰》结尾写振保与娇蕊在公共汽车上相遇的情景大异其趣。作品故事虽然简练,但是线索明暗交错,起伏有致,充分显示了张爱玲结构小说的才华。

作品中三个最主要的人物宝初、宝余兄弟和金香之间的三角恋关系,从框架上看多少有点《边城》的味道,然而内涵是迥然不同的。宝余是张爱玲笔下最擅长的花花公子形象,是那种既轻佻又世俗的角色。宝初和宝余同是庶出,但是同父异母。由于母亲早逝,宝初由宝余的母亲养大,并一起寄居在宝余的亲姐姐阮太太家里。这样的成长环境养成了宝初沉静、忧郁的性格。与宝余对金香的轻浮举止不同,宝初是认真的,含蓄的。他尊重金香,爱护她,但他的爱是有限的,也是软弱的。

对浪漫爱的拆解,尤其是对男性爱的怀疑一直是张爱玲早期小说的主题。只有到了《多少恨》《小艾》以及《十八春》(后改写为《半生缘》)里,张爱玲才渐渐露出温情的面目。而这篇写于1947年的《郁金香》,通过宝初对金香的感情描写,透露出刚刚经历感情创痛的张爱玲对爱情的怀疑。作品写宝初出门的时候,金香将一个精心缝制的小礼物悄悄装到他的口袋里:一个白缎子糊的小夹子,缎子的夹层下还生出短短一截黄纸绊带,是装市民证和防疫证用的。金香设想得非常精细,大约她认为给男人随身携带的东西没有比这更为大方得体的了,然而宝初并未珍惜,反而心里有点鄙夷、轻蔑,觉得这东西看上去实在有一点寒酸可笑,也不大合用。而且每“一看见,心里就是一阵凄惨”。可是“怎么着也不忍心丢掉它”,于是故意夹到书本里,让人家去摔掉它罢。这个看起来温文稳重、诚挚内向的宝初对金香的爱不过如此!

陈子善先生说宝初的身上有《半生缘》里沈世钧的影子,我觉得从沉静、平和的性格来看自然相像,然而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张爱玲前期作品的爱情描写,多的是现实利益的斤斤计较,少的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诗意,然而却不能说她是个爱的虚无主义者。她笔下的女人多少都带点怨女的气质。在男女爱情的“两个人的战争”中,女人往往是失败者。她们付出的感情总比男人多,对爱情的期待总比男人高,如葛薇龙之于乔琪乔,曹七巧之于姜季泽,王娇蕊之于佟振保,而金香之于宝初也不例外。从老太太的嘴里,我们得以约略了解金香后来凄苦悲惨的生活:嫁人,生孩子,男人待她不好,还不给她钱,她只能出来找事情做,养活两个孩子。读到这里,一个身份卑微的女子在艰难的生活中辛苦辗转的身影闪现在画面之中,一种郁郁苍苍的身世之感漫上心头,留给我们无限的叹息和惆怅。这时候,我们才真正领略到这篇小说题目的深长意味:“郁金香”原来是要把郁和金香拆开来读的。金香带着青春活泼的气息扑面而来,却连一个匆忙落寞的身影都未及留下。张爱玲又一次将她的“荒凉”抛洒在我们对“郁金香”的华丽想象之中。

在一个遥远遥远的地方,有一片郁金香花园,那里的郁金香似从月宫来,她们姹紫嫣红,美仑美奂。

一天,一只名叫作尤西的蚯蚓背着旅行包来到了郁金香花园。“哟!这儿像仙境一样美丽!我是在做梦吗?”尤西啧啧地赞叹着。他的话引来郁金香们的阵阵嘲笑,“可怜的乡巴佬儿,嘻嘻,嘻嘻嘻嘻!”尤西慢慢地蠕动着身子,爬到一株曙红色的郁金香――苔丝旁边,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小声地说:“郁金香小姐,我想……要一片郁金香花瓣……因为,因为她太美丽了。”郁金香苔丝把身体扭向一边,恍若游丝的声音是那样的细柔:“不识抬举的'乡巴佬儿!不要把你肮脏的遮阳帽伸到我的裙子上!”尤西把遮阳帽摘下,用颤抖的声音说:“苔……苔丝……丝小姐,对,对,对不起。您能给我一瓣花瓣吗?”苔丝有点冷嘲热讽地说:“哟!乡巴佬儿!你的美梦都做到澳大利亚了!”尤西低头玩弄着有点脏的棕色布夹克,沉默不语,“这样吧!苔丝小姐,我帮你松土,您能……给我……吗……”尤西用蚊子一样大小的声音说道。“嗯……这还值得考虑一下。”苔丝低头看了看身下干涸的土壤,说道:“好吧。”

尤西脱下遮阳帽,把头钻进了坚硬的土中,嘴里还哼着有点儿走调儿的劳动号子,这又引起了郁金香们的阵阵嘲笑。尤西在地下艰难地松土,把树根底下的石头一个一个的搬走,最后尤西黑得发紫的皮肤上伤痕累累,坚硬的歧石把他的头磨出了道道口子,但是,浮现在尤西眼前的却是一片随风飘落的曙红色郁金香花瓣……

几个时辰过去了,苔丝也感到非常的舒服,她美孜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我会更美丽。这时尤西钻出了地面,兴奋地望着苔丝。苔丝故意扭过头,和蜜蜂蝴蝶们玩耍着不理会尤西。尤西的眼皮耷拉了下去。于是,尤西慢悠悠地爬向了一株紫罗兰色的郁金香。“你来干什么?小子。”紫罗兰色的郁金香克克拉眯起眼睛,不屑地看着尤西。尤西的眼睛看着脚尖,黑郁金香读书笔记 小声地说:“苔丝小姐不守信用,我替他松完了土,但是,那曙红色的美丽花瓣……”克克拉弹了弹蓬蓬裙上的灰尘,闭目养神。尤西抹了抹头顶上渗出的淤血,微笑着对克克拉说:“克克拉小姐,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我只想要一片紫罗兰色的花瓣呀!”克克拉故意咳嗽了几声,摸了摸自己干裂的嘴唇,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指了指地下说:“地下有很多甘甜的泉水,然而我们这儿,园丁懒惰得很!向来很少给我们浇水,所以吗,我要你为我把地下的泉水引出,我就……给你一片紫罗兰花瓣……知道了吗?小子。”蚯蚓尤西小心地点点头。于是,尤西用白毛巾裹住头上的伤口,出溜出溜的钻进了地下。地下的土壤黑黝黝的,尤西艰难地以便一遍一遍把地深层的湿土运到克克拉身边,克克拉满意地点点头,扇起了轻罗小扇,贪婪地吮吸着甘甜的泉水。克克拉喝足了泉水,看了看尤西,狡诘地笑笑,小声说:“小子,我要睡一觉,等我醒来,我再给你花瓣。尤西狐疑的看看克克拉,又看了看她身上美丽的紫罗兰色花瓣,轻轻的点了点头。

渐渐的,暮色笼罩着郁金香花园,尤西看着紫罗兰色花瓣,渐渐地进入了梦想……他梦见五颜六色的郁金香花瓣向他飞来。突然,克克拉大声唤醒尤西,大叫道:“叫什么……尤西……的小子!快滚开!,别把你肮脏的身子贴上我的美丽的紫罗兰色晚礼服!”

“可是……您还没有给我花瓣呢!”尤西大声争辩着。克克拉冷笑着说:“胡说!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要给你花瓣!”尤西摇摇头,噙着泪走开了。

但是,尤西的头顶上被磨出了伤口,强烈的剧痛困扰着尤西,尤西的步伐变得沉重,随后,尤西倒下了……

当尤西醒来时,一株黑色的郁金香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尤西嘶哑着嗓子说:“水,水……”。黑郁金香便迅速地摘下一片郁金香花瓣,然后使劲地挤出自己径上的汁,倒在花瓣上,然后顺着花瓣,将汁滴到尤西的嘴里,尤西呷了呷郁金香的汁,感到舒服极了。他看了看黑郁金香,小声说:“姑娘,你叫什么?”黑郁金香轻轻的说:“我叫戴比,来,我给你几片花瓣,说着,戴比把花瓣抖了下来,用兴奋地颤抖的声音说:“谢谢……”但是,戴比却轻轻地倒下了,尤西这才知道,原来,戴比把身上的所有花瓣都给了自己,茎中的养分给了自己,而戴比却没有了……尤西把戴比花芯里的籽托起,埋在了土壤里。他天天守侯在她们身旁。

不久,黑色的郁金香又开花了,她们是戴比的孩子,尤西细心地照顾他们,为他们松土送泉水,而自私的苔丝小姐和不守信用的克克拉,却因为没有了尤西的松土和地下泉水,而枯萎了。这里便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黑郁金香花园,尤西幸福地生活在这里。

在一个遥远遥远的地方,有一片郁金香花园,那里的郁金香似从月宫来,她们姹紫嫣红,美仑美奂。

一天,一只名叫作尤西的蚯蚓背着旅行包来到了郁金香花园。哟!这儿像仙境一样美丽!我是在做梦吗?”尤西啧啧地赞叹着。他的话引来郁金香们的阵阵嘲笑,“可怜的乡巴佬儿,嘻嘻,嘻嘻嘻嘻!”尤西慢慢地蠕动着身子,爬到一株曙红色的郁金香――苔丝旁边,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小声地说:“郁金香小姐,我想。要一片郁金香花瓣。因为,因为她太美丽了。”郁金香苔丝把身体扭向一边,恍若游丝的声音是那样的细柔:“不识抬举的乡巴佬儿!不要把你肮脏的遮阳帽伸到我的裙子上!”尤西把遮阳帽摘下,用颤抖的声音说:“苔。苔丝。丝小姐,对,对,对不起。您能给我一瓣花瓣吗?”苔丝有点冷嘲热讽地说:“哟!乡巴佬儿!你的美梦都做到澳大利亚了!尤西低头玩弄着有点脏的棕色布夹克,沉默不语,“这样吧!苔丝小姐,我帮你松土,您能。给我。吗。尤西用蚊子一样大小的声音说道。“嗯。这还值得考虑一下。”苔丝低头看了看身下干涸的土壤,说道:“好吧。”

尤西脱下遮阳帽,把头钻进了坚硬的土中,嘴里还哼着有点儿走调儿的劳动号子,这又引起了郁金香们的阵阵嘲笑。尤西在地下艰难地松土,把树根底下的石头一个一个的搬走,最后尤西黑得发紫的皮肤上伤痕累累,坚硬的歧石把他的头磨出了道道口子,但是,浮现在尤西眼前的却是一片随风飘落的曙红色郁金香花瓣。

几个时辰过去了,苔丝也感到非常的舒服,她美孜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我会更美丽。这时尤西钻出了地面,兴奋地望着苔丝。苔丝故意扭过头,和蜜蜂蝴蝶们玩耍着不理会尤西。尤西的眼皮耷拉了下去。于是,尤西慢悠悠地爬向了一株紫罗兰色的郁金香。“你来干什么?小子。”紫罗兰色的郁金香克克拉眯起眼睛,不屑地看着尤西。尤西的眼睛看着脚尖,小声地说:“苔丝小姐不守信用,我替他松完了土,但是,那曙红色的美丽花瓣。”克克拉弹了弹蓬蓬裙上的灰尘,闭目养神。

尤西抹了抹头顶上渗出的淤血,微笑着对克克拉说:“克克拉小姐,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我只想要一片紫罗兰色的花瓣呀!”克克拉故意咳嗽了几声,摸了摸自己干裂的嘴唇,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指了指地下说:“地下有很多甘甜的泉水,然而我们这儿,园丁懒惰得很!向来很少给我们浇水,所以吗,我要你为我把地下的泉水引出,我就。给你一片紫罗兰花瓣。知道了吗?小子。”蚯蚓尤西小心地点点头。于是,尤西用白毛巾裹住头上的伤口,出溜出溜的钻进了地下。地下的土壤黑黝黝的,尤西艰难地以便一遍一遍把地深层的湿土运到克克拉身边,克克拉满意地点点头,扇起了轻罗小扇,贪婪地吮吸着甘甜的泉水。克克拉喝足了泉水,看了看尤西,狡诘地笑笑,小声说:“小子,我要睡一觉,等我醒来,我再给你花瓣。尤西狐疑的看看克克拉,又看了看她身上美丽的紫罗兰色花瓣,轻轻的点了点头。

渐渐的,暮色笼罩着郁金香花园,尤西看着紫罗兰色花瓣,渐渐地进入了梦想。他梦见五颜六色的郁金香花瓣向他飞来。突然,克克拉大声唤醒尤西,大叫道:“叫什么。尤西。的小子!快滚开!,别把你肮脏的身子贴上我的美丽的紫罗兰色晚礼服!”

“可是。您还没有给我花瓣呢!”尤西大声争辩着。克克拉冷笑着说:“胡说!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要给你花瓣!”尤西摇摇头,噙着泪走开了。

但是,尤西的头顶上被磨出了伤口,强烈的剧痛困扰着尤西,尤西的步伐变得沉重,随后,尤西倒下了。

当尤西醒来时,一株黑色的郁金香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尤西嘶哑着嗓子说:“水,水。”。黑郁金香便迅速地摘下一片郁金香花瓣,然后使劲地挤出自己径上的汁,倒在花瓣上,然后顺着花瓣,将汁滴到尤西的嘴里,尤西呷了呷郁金香的汁,感到舒服极了。他看了看黑郁金香,小声说:“姑娘,你叫什么?”黑郁金香轻轻的说:“我叫戴比,来,我给你几片花瓣,说着,戴比把花瓣抖了下来,用兴奋地颤抖的声音说:“谢谢。”但是,戴比却轻轻地倒下了,尤西这才知道,原来,戴比把身上的所有花瓣都给了自己,茎中的养分给了自己,而戴比却没有了。尤西把戴比花芯里的籽托起,埋在了土壤里。他天天守侯在她们身旁。

不久,黑色的郁金香又开花了,她们是戴比的孩子,尤西细心地照顾他们,为他们松土送泉水,而自私的苔丝小姐和不守信用的克克拉,却因为没有了尤西的松土和地下泉水,而枯萎了。这里便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黑郁金香花园,尤西幸福地生活在这里。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