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教室》读后感

时间:2021-08-16 阅读:69

《飞翔的教室》这是一本儿童文学,德国埃里希·凯斯特笔下的儿童故事,讲述友情、勇气和自信的故事,以故事中的故事命名,以寄宿学校为背景,简单的线索,明朗的方向,迷人的亲情线,还有代际传承的友谊……这本书在我的书架上放了一年之久,正值炎热的下午,遂搬了小板凳坐在丝瓜藤下,清风徐来,沉浸这故事中。

由序及故事再回到现实中,陪伴着埃里希创作的,临别时和母亲的幽默对话,除了休憩的旅馆,一只名叫戈特弗里德的蝴蝶,带着白色斑点的黑猫,楚格峰陡峭山崖的罅隙里闪闪发光的积雪,还有头漂亮的褐色小牛爱德华,以及待了几天就丢了的绿色铅笔。埃里希伏案创作的环境里,充满生活的新鲜,当遇到创作卡壳时,埃里希积极应对,“人总是有办法的嘛!”不过在序(二)中,埃里希批判“孩子们的童年一直是快活的、幸运的”,同时表达“一个成年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少年时代忘得一干二净?”“即使心灵上有了痛苦,人也应当具有真诚的品德。要完完全全的真诚才好”,借此,埃里希引出本书中其中一位主人公约纳唐·特洛茨的背景,父亲是德国人,母亲美国人,他生于纽约,在四岁的时候,被父亲远送他乡,委托船长带到德国,同时交待孩子爷爷奶奶自然回来接走。当到达码头,船长等了许久,没有人来接,因为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去世多年了。幸运的是,船长的妹妹收留了约纳唐·特洛茨,十岁那年,约纳唐·特洛茨被船长送到了寄宿学校,也就是本书的学校。“人世的艰辛,确实还不是从挣钱时开始的”,埃里希希望着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快乐地活着,只是“一定要接受生活的磨炼”,“勇敢和机智”是重要的两种品质,这两种品质自始至终地贯穿着全文,有人勇敢但不机智,有人机智但不勇敢,也有人机智又勇敢,也有人既不机智又不勇敢。

大方向上的故事线很简单,一是由约纳唐·特洛茨编剧的《飞翔的教室》排练出演,二是两大学校矛盾升级、化解,三是五个小朋友的成长历程及上一代的两个好朋友团聚。书中关于学校教育偶有一提,最经典的场景有两处,一是校长先生每年都讲的笑话,二是克罗伊茨卡姆教授就胆小的乌利被挂在空中一事的教育场景。

校长年事已高,又是相同的“月亮”,话还没说完,学生们就笑了起来,从第一排笑到最后一排,校长感到绝望,问学生们是“不喜欢听这段笑话吗”,有学生站起来回答——“这段笑话本身并不是太差的,但是我父亲说,这个笑话在他上六年级的时候,就老得该退休了。您拿点新的绝招出来好不好呢?”校长顿了好长时间,“也许您说的是对的”,而后没到下课时间就走了,课堂里有了争论声,大多数人不太同意那样的做法——你们不应该叫老年人那么生气。弗里道“一个教师要有使自己有所长进的义务和责任”、“如果叫我们有所长进,他们自己也要有所长进才行,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教师呢。”

这点和现在课堂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如果一个教师没有使学生长进的能力,那么学生就觉得自己对于教师的需要程度不高,和自己的学习前进方向的速度不一致。校长虽老,但突然明白学生需要的和自己传达的已经产生巨大的差别,一个需要一桶水,而自己只有一滴水,丰富自己的教学方法和学术能力才能基本满足学生的需求。有时候玩笑不是玩笑,是需求的变式表达,“我需要更多更多”。校长的态度亦是耐人寻味,“也许”二字在思考自己的方法,“您说的”看到了背后需求、背后的认真,“是对的”既有对自己讲的笑话的反思,又有对学生能够提出质疑的肯定,校长是满意的。后续的故事中,校长出现次数不多,但如果不是校长的支持,其他主管教师绝不会很顺利地进行“需求”教育。

第二个经典场景,乌利被恶作剧塞进废纸篓挂在空中,克罗伊茨卡姆教授是个严肃的老师,一进教室,尽管发现废纸篓悬挂着,他很清楚,也知道里面是乌利,但他没有说。在课堂提问的时候特别提问乌利,接着教授问是谁干的,没有人说,面对马茨“你为什么不阻止?”乌利说了句“他们人多”,教授解释道——“对于胡作非为的事情,绝不仅仅是干的人有责任,没有进行阻止的人也有责任。”所有人都进行了罚抄,特别是马茨被罚了十倍。

类似情景不乏多见,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很奇妙,有因为吵了一架变成好朋友的,也有因为小小的事情闹掰了的,还有平平淡淡的啥也不说独善其身的。在这样一个教育场景中,我特别能够联想到目前校园中常见恶性事件——校园霸凌,乌利是胆小的,但他机智,被人欺负也不会太反抗,当朋友被问到为什么不阻止,他还会帮忙解释,因为不想惹麻烦。教授说的这句话包含三种角色——霸凌者、被霸凌者、旁观者,这三者都是事件的关联角色,每一个都脱不了干系。而在霸凌事件中还有一个角色——保护者,在这里教授可以算是充当的这个角色,作为一个权威性极高的保护者,学生们心中有数,我们这样做事不对的,包括没有阻止或是无效阻止,每个人都有责任,但对于乌利来说,绝对不是说他就是错的,而是他缺乏面对的勇气。从故事开始,乌利都是一个“善于”逃避的人,而故事最后,乌利勇敢地飞翔出去,令所有人敬佩,并脱掉了“胆小鬼”这顶帽子。

当然作为一本儿童文学,埃里希书中处理的方法很正面,日常学校生活中,还得细细探究学生的人格特征,同时责任和义务是要明确,中学生需要明白自身的责任和义务,有责任有担当。

生活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人物的设定无论如何,带着勇敢和机智,勇于冲突自己周遭的束缚,接受生活的历练,探寻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教育意义。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