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若琴弦》读后感

时间:2021-08-19 阅读:61

《命若琴弦》读后感9篇

当认真看完一本名著后,大家心中一定是萌生了不少心得,需要写一篇读后感好好地作记录了。想必许多人都在为如何写好读后感而烦恼吧,下面是第一心得小编为大家收集的《命若琴弦》读后感,供大家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有需要的朋友。

琴弦是有两个端点,一头连着一端,唯有两端拉紧了,才可以在上面弹奏出美妙的曲子。说是命若琴弦,或许正是因为人的整个生命历程也是由这么两个端点组成的吧。一个是尽头——目的地,另一个则是为之而出生的追求过程。

无论是老盲人还是小盲人,尽管生命有了残缺,但也正是新添了一个追求与目的:老盲人要说断一千根琴弦,好酿成药引子去讨“药方”,睁眼看一回这个世界;小盲人希望在说书中与年轻姑娘构成关系,可是最后,无论弹断的琴弦再多,无论电匣子能带给两个青年人再多的欢乐,它终是没能抵过一张“无字药方”,和一份“无果的感情”。故事的高潮与寓意便也在这浮出水面了。

其实,故事在揭晓结果之前,我是猜到了结局。但彼时的自己不希望结局是这样,因为如果我的作者,我一定无措该如何安排盲人的命运,不知他们的路该如何走下去。可我敬佩史铁生的构思。我钦佩老盲人的做法,他不仅让自己走出这百思不得其解的困境,而且一心挂念着小盲人,当时,他理解小盲人的处境、心境。或者应该说,正是因为还有小盲人这么一人物在这世上让他担心着、挂念着,才得以不让自己过度沉迷于自己的悲恸之中。人的一生就是这般循环往复,“正如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人生没有所谓的终极目标。

读了现代作家史铁生的作品集《命若琴弦》,它讲的是七十岁的老瞎子带着十七岁的小瞎子走乡穿寨,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地说书卖唱,三弦琴上的琴弦断了一个又一根。原来五十年前,老瞎子的师傅说过:只有弹过的琴弦到了一千根,用它们做药引子,那个让眼复明的药方才管用。老瞎子抱着“要看看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信念,弹亲卖艺为生,不知不觉终于凑够一千根了,他兴冲冲地照方拿药,可是谁都说他拿的是一张白纸。他惊呆了!在药铺前的台阶上坐了几天几夜,想起了师傅临终时说的话:“记住,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老瞎子忽然想起了他的徒弟,他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可那孩子在等他回去。

原来当他们经过一个小山村时,小瞎子情窦初开,喜欢上一个姑娘,老瞎子劝他不要想得太好,因为他比谁“看”得都清楚。果然,老瞎子赶回时,正是小瞎子痛不欲生之时,因为来他心爱的姑娘已经嫁人了。等到小瞎子缓过劲来,问老瞎子:“我们为什么是瞎子呢?我也要看看世界的模样。”老瞎子说:“要想复明,必须弹断一千二百根琴弦,然后用药才有效。我记错了,所以眼睛没法治了,你还小,一定好好弹下去。”于是,他们又像往常一样走街串巷了。

作家对于读者,呈现于文字背后而见,清晰而又模糊。对于史铁生,我更多了一份猜想。

我们不曾遭遇过那样的打击,我们亦万万不会有这样的思考。生命中很多沉思的机会,都被我们放过。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活下去?

是弹断一千根弦的药引子,加上一张白纸的药方。

这样老瞎子觉得他可以看一看这个世界,不枉此生。这样小瞎子就可以娶兰秀儿了。

就是那一千根弦,为了一千根弦,他们弹过此生。

一千根。

我也学琴,初学是也弹断过琴弦,还是因为上弦时方法不对所致。后来就再没有把琴弦弹断的经历了。一千根弦,学琴的我甚至不敢想象有多少个孤寂的夜晚,老瞎子独自一人抚琴,他弹出的是希望,他为的是能够看一看这个世界。

可老瞎子何尝不知,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药方,就算有,一千根,他早已过了古稀之年,又有什么意义?

老瞎子说:“人的生命就像这根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我们普通人的一生,大抵也是如此。

心里似乎总是有一团火,总是在不停地追逐着人也好,物也罢。结果无非是两个,达到或达不到。于是你得到了答案,但接下去呢?失去的方向你要如何挽回?回首过去,那些充斥着喜悦或悲伤的日子,都是满满当当、充实而快乐的。但如今,前路一片空虚,我们也都已麻木不仁。

“二胡为什么这么悲,因为它只有两根弦,相依为命。”最后可能什么也没有了。但生命的价值正在于弹拨的过程。我们要大笑,要做梦,要与众不同,人生就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弹好了就够了,那个遥遥无期的愿望实不实现都无所谓了。

命若琴弦。生命因此,便有了弹不断的美丽。

一口气读完《命若琴弦》似乎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说不出的哀叹,却久久沉淀不出一个完整的思绪。余华说:“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活着不需要任何目的`,不需要任何理由,“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然而生活不会是一路阳光灿烂,当地狱般的黑暗猝不及防来袭时,活着的理由就是那根救命的稻草。经历了爱的渴望与宿命的绝境的老瞎子正是抓住了师傅的那句“弹断一千根琴弦,你就能够看得见了,药方封在琴槽里。”作为救命的稻草,重新燃起了生的期望,用生命弹着三弦琴,弹着活着的理由。只是命运总是那般的捉弄人,残缺的生命,注定是杯具的,而杯具的资料又是何其相似。当这个杯具以喜剧的开始在小瞎子身上重演时,老瞎子的劝告,在小瞎子是师傅不懂个中滋味的淡然一笑。

张爱玲说,“路需要自我走过,才知对与错,哪怕是绕了一个可笑的大弯子,仍会回到父母劝告的起点,作为孩子仍旧愿意去走那个让自我吃尽苦头的弯路。”小瞎子何尝不是如此?当初的老瞎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老瞎子最后弹断了一千根琴弦,最后能够抓到这么多年活着的理由的光芒时,才发现自我生命奔赴的理由竟然是一张白纸,竟然是虚无的,瞬间生命黯淡了所有的光芒。但是这个虚无的理由这个弥天大谎却需要他继续传递,继续传递着谎言,甚至要加大能够解开它为谎言的筹码。这个善意的谎言,只是为了在虚无的生命里找到其存在的理由。无奈的生命的韧度需要这个谎言的支撑。“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谁。”残缺的生命在这个谎言中继续轮回。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读了史铁生的《命若琴弦》。故事讲的是: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一老一少两个瞎子,每人带一把三弦琴,穿山越岭,怀揣着美好的愿望,说书为生。老瞎子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够弹断1000根琴弦,然后取出师傅留下的药方去治愈自己的眼睛,好亲眼看看明亮的世界。小瞎子期盼着爱情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和心爱的姑娘幸福的在一起。

当老瞎子真正弹断1000根琴弦,拿着师傅留下的药方取药的时候,才知道那所谓的药方原来只是一张白纸,瞬间,老瞎子的心弦断了。吸引着他活下去、走下去、唱下去的东西骤然间消失干净。就像一根不能拉紧的琴弦,再难弹出赏心悦耳的曲子。此时的小瞎子也正因心爱的姑娘远嫁他乡而痛不欲生。失去爱情的小瞎子渴望获得光明,为了鼓起小瞎子生活的勇气,老瞎子用师傅的方式将药方封进琴槽,并告知只要他弹断1200根琴弦,就可取出药方治病。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这句年幼时师傅临终说的一句话,老瞎子在这一瞬间才深深的领悟,目标只是虚设,但却是祖孙三代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800-1000-1200根断弦支撑着一代又一代瞎子艺人的希望,支撑着他们的梦想,正因为有了这个梦想,所以他们一路走来,便会怀恋起过去的日子,才知道以往那些奔奔忙忙兴致勃勃的翻山、赶路、弹琴,乃至心焦、忧虑都是多么的欢乐!那时有个东西把心弦扯紧,虽然那东西原是虚设。

现实生活中,我们何尝不是这样,我们努力奋斗着、拼搏着,也是为了我们心中设立的目标。一根琴弦需要两个点才能拉紧。心弦也要两个点——一头是追求,一头是目的。让我们永远扯紧欢跳的琴弦,不必去看那张无字的白纸……

一曲一亡魂,一弦一情深。

一人一世界,一念一乾坤。

莽莽群山走来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说书为生,为一千根断弦换得的药方。小瞎子历了情劫,老瞎子渡了心劫,弦断了,人走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莽莽群山走来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说书为生,只为一千两百根断弦换来的药方…………

活脱脱的一场悲剧啊。小瞎子动了情,兰秀儿却走了;老瞎子大半辈子的苦苦追寻,药方却是一张白纸。悲剧而又现实,人生十九不如意,事与愿违才是常态。若既已知无可挽回,就不要自怨自艾,当一切尘埃落定,当一切归于平静,我们才会真正懂得放弃其实也是另一种美丽的收获,往昔皆须尽,接纳现在便已足矣。

“他本来能弹够一千根,可他记成了八百。”“是一千二。我没弹够,我记成了一千。”一代又一代善意的谎言,支撑了一代又一代说书人的生命,带着信念扯紧心里的那根线,才能奏成叮叮当当的生命乐章。代代说书人把命附在琴弦上,翻山,走路,说书……兴奋而又憧憬,最终也只会在死去的一刹感叹没有得到药方的遗憾。虚无的药方只是一张白纸,但他却能给说书人带来斑斓的一生。这就是目的和信念的力量。我们心中都该有一条心弦,自追求而起,以目的为止,悸动着我们的一切努力和追寻。人生宛若皑皑雪山,我们是攒动的小黑点,唯有目标能在这漫天风雪中开出一条生路;人生宛若碧海波澜,我们是无帆的船,唯有目标能带我们迎风启航;人生……

他们回到了原点,却再次踏上征程,他们弹断了琴弦,却再次绷紧了心弦。终是瞎子断了弦,既是恩赐也是劫。终是心中有了弦,烟海无涯也向前。

一口气读完《命若琴弦》似乎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说不出的哀叹,却久久沉淀不出一个完整的思绪。余华说:“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活着不需要任何目的,不需要任何理由,“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然而生活不会是一路阳光灿烂,当地狱般的黑暗猝不及防来袭时,活着的理由就是那根救命的稻草。经历了爱的渴望与宿命的绝境的老瞎子正是抓住了师傅的那句“弹断一千根琴弦,你就能够看得见了,药方封在琴槽里?”作为救命的稻草,重新燃起了生的期望,用生命弹着三弦琴,弹着活着的理由。只是命运总是那般的捉弄人,残缺的生命,注定是杯具的,而杯具的资料又是何其相似。当这个杯具以喜剧的开始在小瞎子身上重演时,老瞎子的劝告,在小瞎子是师傅不懂个中滋味的淡然一笑?

张爱玲说,“路需要自我走过,才知对与错,哪怕是绕了一个可笑的大弯子,仍会回到父母劝告的起点,作为孩子仍旧愿意去走那个让自我吃尽苦头的弯路”小瞎子何尝不是如此?当初的老瞎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老瞎子最后弹断了一千根琴弦,最后能够抓到这么多年活着的理由的光芒时,才发现自我生命奔赴的理由竟然是一张白纸,竟然是虚无的,瞬间生命黯淡了所有的光芒但是这个虚无的理由这个弥天大谎却需要他继续传递,继续传递着谎言,甚至要加大能够解开它为谎言的筹码。这个善意的谎言,只是为了在虚无的生命里找到其存在的理由无奈的生命的韧度需要这个谎言的支撑。“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谁”残缺的生命在这个谎言中继续轮回。

史铁生是经常能给我们以惊异的那种作家。也许因为他特殊的身体状况给了他人所不及的感悟力。

史铁生的出语惊人并不表现为壮怀激烈与慷慨陈词,他总是很平静甚至很低调地写一些平实的文字,然后让你大吃一惊。这有点像有人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宣布与大伙性命相关的消息,并不因为其音量小而被忽视。比如,他在《我与地坛》里对我们说:“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史铁生的苦难是显而易见的,不仅因为他有一具残疾的身体,更因为他有一副健全过人的大脑。这么多年了,他在轮椅上年复一年地沉思默想,度过绝望而狂躁的青年时光,也成熟了他中年的深厚思想。思想本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一切思想必定是忧郁的,何况如史铁生这样,从第一天得知自己将永远不能再站立起来的时候起,就一刻也不能停顿地冥思苦想着的人。

这时候,我们忘了,在人的生命活动中,惟沉思的时刻,才是敏锐、富有,也是最强大的时刻。这大约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体验到的,只是由于肢体的完整,由于行动的灵便,由于俗务的纠缠,更由于欲望的循循善诱,沉思的机会于我们正变得越来越稀少。史铁生不然,他有的是机会让自己强大,尽管他被迫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惟其强大,才可能这样平实地谈论死亡,既不夸张对它的向往,也不回避它的到来,就像一个操心家务的农夫,安排惊蛰开犁清明下种的农事,也预告秋季的收成一样寻常。

一口气读完《命若琴弦》似乎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说不出的哀叹,却久久沉淀不出一个完整的思绪。

余华说:“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活着不需要任何目的,不需要任何理由,“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然而生活不会是一路阳光灿烂,当地狱般的黑暗猝不及防来袭时,活着的理由就是那根救命的稻草。经历了爱的渴望与宿命的绝境的老瞎子正是抓住了师傅的那句“弹断一千根琴弦,你就可以看得见了,药方封在琴槽里??”作为救命的稻草,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用生命弹着三弦琴,弹着活着的理由。只是命运总是那般的捉弄人,残缺的生命,注定是悲剧的,而悲剧的内容又是何其相似。当这个悲剧以喜剧的开始在小瞎子身上重演时,老瞎子的劝告,在小瞎子是师傅不懂个中滋味的淡然一笑

张爱玲说,“路需要自己走过,才知对与错,哪怕是绕了一个可笑的大弯子,仍会回到父母劝告的起点,作为孩子仍旧愿意去走那个让自己吃尽苦头的弯路。”小瞎子何尝不是如此?当初的老瞎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老瞎子终于弹断了一千根琴弦,终于能够抓到这么多年活着的理由的光芒时,才发现自己生命奔赴的理由竟然是一张白纸,竟然是虚无的,瞬间生命黯淡了所有的光芒??但是这个虚无的理由这个弥天大谎却需要他继续传递,继续传递着谎言,甚至要加大能够解开它为谎言的筹码。这个善意的谎言,只是为了在虚无的生命里找到其存

在的理由无奈的生命的韧度需要这个谎言的支撑。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谁??”残缺的生命在这个谎言中继续轮回。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