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王读后感

时间:2021-07-01 阅读:79

看完一本名著后,想必你一定有很多值得分享的心得,为此需要认真地写一写读后感了。那么读后感到底应该怎么写呢?以下是第一心得小编整理的棋王读后感800字(精选10篇),欢迎阅读与收藏。

那些晦涩与苦难交织的岁月终是过去了,成了人们心中无法愈合的伤痛。阿城是亲历者,所以能以淡淡的笔触勾画出在那个物质,精神皆极度匮乏的时代中的悲喜剧。王一生便是其中的主角。

棋呆子从始至终便从未辱没过他的称号,每次出场定要与人厮杀上几盘,象棋是王一生的世界,他在楚河汉界上纵观全局,兵来将挡,运筹帷幄,象棋甚至成为了王一生生活的意义。在一个贫乏动荡的年代里,他仍坚守的,是对象棋纯粹的痴迷。他的痴迷,他对象棋无时无刻的挂念,是他“呆像”背后对时代的反抗。他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构筑了一个宁静的时空,与纷扰喧嚣的世界对峙着。他没有像大多数知青那样,囿于那畸形的时代,他请事假出去与人下棋,把对象棋的执着置于物质生活之上。

阿城并没有把王一生塑造成“无己、无功、无名”的完人,王一生的真实在于他对“吃”的小心翼翼,从小的艰苦生活使王一生对待食物有着无比的虔诚与精细,而他却没有因此囿于衣食,囿于人生细碎困扰,或许这也是王一生的超脱之处。

倪斌的成长背景与王一生存着天壤之别,在优渥环境中成长的他是阿城笔下被时代困囿住的人物。他对官员的妥协仿佛是他对时代妥协的缩影,本该有远大理想的青年在浮躁的年代里竟只剩以一副名贵棋子和几幅字画换取自己调动的志气。然而,我们没有任何立场职责倪斌,他不过是为了谋一个干净的栖息之所,要说唯一的遗憾,或许只是可惜他被那个黑白颠倒的时代锁住了理想。

王一生与倪斌截然不同的人生脉络中,又有着各自的情理。王一生自小生活环境单纯,对象棋的热爱也完全发自内心,更何况他的象棋中还镌刻着来自母亲的爱与怜惜。可以说,象棋是王一生的灵魂。反观倪斌,在繁华渲染下变得世故,下棋的初衷也多源于对世家的传承。他于王一生,便是少了几分纯粹与执着,他的内心仍是善良而柔软的,却屈与时势,囿于时代了。而王一生却因着那纯粹与执着,保持着自我。

生活在人群中的我们不可能有陶潜的幸运,却也不再会遇上疯狂愚昧的时代。困囿住我们的是世俗琐事,是挫折与坎坷。有人选择顺其自然,囿于其间;更好的选择却是像王一生那样,或许我们不能完全逃脱,但在内心,我们挣开了枷锁。人生的魅力在于它的自由,无拘束,其过程定会有许多曲折,克服它们,便是《棋王》所给予我的勇气。

近日心中时觉惶惑不安,恰重温了少年时代最喜欢的小说之一,阿城的《棋王》,思想心灵再经洗涤,有拨云见日之感。朴实飘逸的文字洗去了妄心所生之烦恼,心中无限安宁。无趣少希望的时代,却生活着热爱生活有趣可爱的人。无论是王一生、倪斌、画家还是文中的我,抑或是作者本人,有点精神寄托的人往往活得比常人更为得趣,假如这精神寄托上升为追求,或者信仰,更是了不得,此生可以无大憾了。无论书中所写是真实还是虚构,我都相信,这样的传奇,还有那些异人,在各行各业中都存在,他们与众不同,闪闪发光,却又是那样的平凡。嘿,什么是奇人、异人、神人呢?不过是有了兴趣、爱好、追求又将其发挥到极致的信徒。

我佩服的是呆子对吃的态度,对棋的态度。对他来说,吃只是填饱肚子就行,他不馋。而棋,如果要为了交易,为了谋生,那他宁可不下这棋,而在他赢了前辈的棋后却愿意和棋。换句话说,人啊,不要有那么大的欲望,欲壑难填,过犹不及,也不要总想着赢,因为有时候虽然赢,却没有输好看。全天下就你最牛又怎样,全天下皆离你而去,孤家寡人。棋呆子迷象棋,一下棋,就什么都忘了,他说,呆在棋里舒服。棋呆子之所以成王,恰恰是因为其追求的只是下棋的乐趣,绝不是用下棋来换取什么东西,正是得了“为棋不为生”的真传。至于什么水到渠成,那不是他所考虑的事,于他而言,棋是真爱。何以解忧,唯有下棋。

现代人呢,为了房子、车子丢弃了生活,房子、车子是为人所用的,而不是主宰人的。王道瑞老师素日常讲,知止而后有定,何为止,心之所安也,心之所止至善则安定,事之得失也必有际,人间正道是沧桑啊。有的人是以棋悟道,有的人是以文悟道,有的人是以礼乐悟道,而我辈呢,当以医悟道,如此方可望先贤之项背。何谓悟道,悟道,即是悟人生啊。无为即是道,无为无不为。试问是谁超越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成为新五绝之首?是无欲无求,痴迷武学双手互搏缺心少肺的老顽童啊。以医悟道,王老师是我辈楷模。无为即是道,也就是棋运之大不可变,棋运不可悖,但每局的势要自己造。棋运和势既有,那可就无所不为了,这说的是所宜,是合适。医学呢,“变中有宜,宜即变也”,医、易有千万般变化,于纷乱中找出所宜,千万之中能掌握一合适者,这是知止而后有定,就达到治疗目的了,做人亦同此理。

一直以来很想看阿城的《棋王》,然而时间上断断续续地,终于把《棋王》看完。字数不多,大概3万字左右,但是这是一部伟大的寻根文学,阿城从一个侧面展现了某个时代的精神。李孪壬说同为知青,阿城悟出人生,史铁生悟出命运。《棋王》应当属于阿城的成名之作,也是开启悟道人生的里程碑之作。

看完后,有两个比较深刻的感触。

一个是小说对于吃的描写,入木三分,只有对于“饿”的深刻体验下才有对于吃这个动词细致的描写。苦难的深重是这个年代的特色,人人自危,在没有油水造成胃酸泛滥的年代,在描写棋呆子吃相的那一段,在描写众人吃蛇那一段,我们都可以从字表面之下看这个时代造成的苦难,然而又能够看人们积极地生活着,无论生活多么艰难。苦难大多数寻根作家都会描写,但是阿城却不张扬,不过分渲染,仿佛这是极为寻常的生活,当生存成为一种负担的时候,活出自我是一种奢侈,然而不管生命多么渺小乃至岌岌可危,在苦中作乐成了大多数民众的统一作风。于是看棋这段能看出多少人的狂热,如果说狂热是一种绝望,那么多少人陷入不由自主的绝望,一如这个年代的政治。

而是小说中王一生的“呆”是另一道风景。你看得他下盲棋时候的呆,下棋下得被人偷钱包之后的呆,吃饭一丝不苟的呆,以至于后来惊心动魄的“战九雄”九子连环车轮大战的痴。无不让你觉得这个“棋王”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他有独特的魅力所在,是一种人性,一种精神,一种境界的所在,在这个年代的坚持更让你觉得难能可贵,生活的奄其实不难,何以解忧,唯有下棋。他的专注,他的认真,他为棋而生。他痴,他呆,他不懂世故。可是依然不妨碍他深入你的内心,让你认可他的存在。我由此想了阿甘,想了庄子文下的奇人,那些活出自己生命的独立个人。

恰恰通过棋,可以读人生,即使不懂下棋,然而看《棋王》依然有自己的感触,人生不恰恰是一种态度?看懂人生和看懂下棋姿态完全有共通之处,否则魅力不会感染你。人生不是靠拯救,不是靠救赎,而是靠坚持,靠淡泊。欲望往往令人进步,而后使人堕落。人类存在一是性欲,一是思想。性欲创造了人,思想则承载了记忆,以及创新。如何让普普通通的自己保存与大众不一样的性格,需要物质,也需要思想。《棋王》也许能告诉你。

在乱得不能再乱的车站里,父母儿女似生离死别在哭闹,王一生却平静地坐在厢里,要求与对座的人下棋。这就是阿城笔下的棋王,他活脱脱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却完成了不平凡的人生追求。

王一生的确是个平凡的人,看阿城几笔细致传神的对于“吃”的描写便可尽知。他“吃得很快,喉节一缩一缩,脸上绷满了筋。”“若饭粒落在衣服上,就马上一按,拈进嘴里。”“吃完以后,他把两只筷子舔了,拿水把饭盒冲满,先将上面一层油花吸净。”我们在后面他对家庭的叙述中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重吃,而通过他对于“馋”的嘲笑,又可以看出王一生在贫寒困顿中仍执拗地追求实在朴素的人格操守。

在动荡的岁月,无数渺小的人展示了他们永不泯灭的人生价值。为了帮助王一生参加比赛,“脚卵”把祖传的明朝金丝鸟木棋送了礼;画家为困乏的人寻找睡觉的地方;哥们儿不顾路途遥远前来助威;以及在贫病屈辱中挣扎的母亲,用一双弱手,用检来的牙刷把磨出一副如象牙般光洁剔透的无字棋,阿城创造了一个博大的世界,使人们在无法选择的时代和命运中,具有正视现实人生的勇气,尤其是那副“无字棋”。赋予平凡的生命以伟大的魂魄。

故事的最高潮是王一生坐在空场上,与九人同时对奕的情节。“上千人不再出声儿。他双手支在膝上,铁铸一个细树桩,似无所见,似列所闻。高高地一盏灯,暗暗地照在他脸上,眼睛深陷下去,黑黑的似府视大千世界,茫茫宇宙。那生命像聚在一头乱发中,久久不散,又慢慢弥漫开来。”阿城在高潮之外却创造了一个虚静的氛围,使人不禁屏住呼吸,凝视这个“瘦小黑魂静静地坐着”。在这具虚与静的气氛中,使人们集结起饱满的情绪,感受到生命的永恒价值。只有心沉到底处,灵魂静到极处,才能溶于纷纭的大千世界。

棋下完了,王一生战胜了所有对手。他有些发木,突然呜呜地说:“妈……儿今天……妈——”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无字棋。看到这里,使人终于爆发出内心积聚的悲苦、激动,流下泪来。

王一生以有所有不为而有所为的人生观念,超越了那个畸形的时代,完成了一次人生价值的积极证明。他并不只代表他自身,而代表着在那沉浮的年月中,寻找人生真正的精神支柱,探索宇宙生命、永恒和谐的理想的人们。

从未接触过这一段历史,但却知道,那是个疯狂的年代,人的生理被挤压到极限,活在那个时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啊。

王一生他的命运十分坎坷,不论怎样颠沛流离衣食无着,始终不曾放弃心中的信念,酷爱下棋视棋如命,他的母亲去世前,用拾来的牙刷把一点点磨制出来的,白色圆润,近乎透明的棋子,放在棋王的包里,也许,那一刻就象棋王哭着说出来的那样:“妈,儿今天,妈……”,出身卑微的妓。女母亲,对象棋已近痴迷的儿子,王一生对人谈起自己的母亲曾经不堪的经历,始终没有回避母亲低贱的过去,却始终是对母亲的理解和深爱。

知青们去参加了象棋比赛,王一生去晚了,脚卵便将自己家传的象棋送于了“领导”,于是,王一生被作为照顾对象批准参赛了,但他拒绝了,他认为那是对自己毕生最爱的背叛,是对信仰的亵渎,他没有参赛,在最后,他在比赛决出冠军后向他们发出挑战,并且是1人对10人,这比赛已经超脱了棋盘,那是一种个人的信仰与精神的支撑,它同时也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人和现实的对抗,使他赢的了比赛,最后,冠军的老头出来求和,棋王用最后的力气答应了……

夜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王一生已经睡死。我却还似乎耳边人声嚷动,眼前火把通明,山民们铁了脸,肩着柴禾林中走,咿咿呀呀地唱。我笑起来,想:不做俗人,哪儿会知道这般乐趣?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真人生在里面,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衣食是本,自有人类,就是每日在忙这个。可囿在其中,终于还不太像人。倦意渐渐上来,就拥了幕布,沉沉睡去。”

看完后,棋王走后的一句话还在我脑中回荡,妈,儿今天,妈……眼睛已经湿润了,一个畸形的时代,一个充满信仰与力量的灵魂,不,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对将来充满期待的人与哪个时代所发生的故事,我又想起了周总理的那句话,中国不会这样下去的,什么是旧?什么又是新?旧的不一定都是糟粕,新的并不一定都是精华。没有旧哪来的新,简单的唯物主义辩证法在造反派否定一切的行为中被撕得粉碎,真是无知和愚昧的悲哀,也是我们民族的不幸。

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阿城的《棋王》《树王》《孩子王》,除了文字有些古朴,读来还算顺畅之外,如果还想琢磨出些意义的话,似乎是比较难得一件事了。但如果回到成书的那个年代,便觉得这些作品“生的逢时”,原因无他,在那个年代之中这些作品有着觉醒的意识。

在这三篇中短篇小说中,得承认阿城是有私心去反映一些历史问题的,好在做到了巧妙地拿捏文学艺术性和故事性,在情节推动、人物描写的细节上大下笔墨,让时至今日的我读起来觉得人物形象不生硬,与这些故事距离还算恰当,还算能感受到文字之趣。

我自己很喜欢了解那个年代,但那个年代主题内容受限的作品往往与历史大致面貌有所偏差。在阿城的这几篇作品中尚且还能看到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声音,尤为难得。很庆幸这些作品没去讲知青爱情故事、青春无悔或是伤痕累累,这些主题实在太大,非功力深厚的长篇作品无以承载。“三王”小说在我看来不同的故事描写和不同声音表达综述起来的关键词就是“觉醒”。

《棋王》中的王一生一辈子都是个棋迷,除此而外,就是分辨“馋”与“吃”。他只纯粹追求爱好,任由干将们“运动”他,他只为了有下棋的权力,提前努力学好功课。最后书没得读了,却一步步糅禅道于棋技,成为“棋王”。《树王》肖疙瘩有过功勋,因小错被放大下放,但他全盘接受了,并在新的环境里辛勤、平凡付出着。他对生活及一切无所适从又无法反驳。

《孩子王》里的“我”则是提出了比较“大声”的关于教育的一些呐喊。相比较而言,《棋王》最出色,《树王》太含蓄,《孩子王》则最急迫。《孩子王》觉醒的是作品中的“我”,《树王》谈不上完全觉醒,至少内心产生极大的冲突,《棋王》中觉醒来源于最后最精彩的“车轮棋战”,观棋的每个人和听到这个故事的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去觉醒。

每个时代都有奇才,如王一生,每个时代也有有点麻木有点冲突的人,如肖疙瘩,每个时代也都还有些不平,如当时的教育制度等。主人公都是卑微渺小的,但是作品发出的声音是与彼时的时代声音不同的,所以即使声音很低,也是呐喊。

从未接触过这一段历史,但却知道,那是个疯狂的年代,人的生理被挤压到极限,活在那个时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啊。

王一生他的命运十分坎坷,不论怎样颠沛流离衣食无着,始终不曾放弃心中的信念,酷爱下棋视棋如命,他的母亲去世前,用拾来的牙刷把一点点磨制出来的,白色圆润,近乎透明的棋子,放在棋王的包里,也许,那一刻就象棋王哭着说出来的那样:“妈,儿今天,妈……”,出身卑微的妓女母亲,对象棋已近痴迷的儿子,王一生对人谈起自己的母亲曾经不堪的经历,始终没有回避母亲低贱的过去,却始终是对母亲的理解和深爱。

知青们去参加了象棋比赛,王一生去晚了,脚卵便将自己家传的象棋送于了“领导”,于是,王一生被作为照顾对象批准参赛了,但他拒绝了,他认为那是对自己毕生最爱的背叛,是对信仰的亵渎,他没有参赛,在最后,他在比赛决出冠军后向他们发出挑战,并且是1人对10人,这比赛已经超脱了棋盘,那是一种个人的信仰与精神的支撑,它同时也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人和现实的对抗,使他赢的了比赛,最后,冠军的老头出来求和,棋王用最后的力气答应了……而後,棋王看到棋子,峥峥男儿竟失声痛哭:“妈,儿今天……”这是积蓄多年的内心集中爆发,象火山一样喷涌而出。是对母亲在天之灵的告慰,是对母亲心底的思念,一切都证明了终于实现了对母亲的承诺。寸寸柔肠令人感动。

“岁月可以灰暗,青春可以贫乏,甚至我们的生命可以干枯,但唯有精神的哪一点点小小的追求,却是身为人最大的财富和骄傲”。

“不做俗人,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人生在里面,识到是幸,即是福”。

“一日不吃飯,棋路都亂”。

这是我最喜欢的三段话。在那饥寒、动荡的岁月里,不逃避,不抱怨,忍受孤独寂寞,始终保持一份激情,执著。这是令心灵震撼的感动,这是高尚的灵魂。在今天物质丰富、衣食无忧的年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积极、不努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解释自己碌碌无为的每一天,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要这样浮躁地生活着。要积极、要努力、要执著在平凡中找到自己的价值,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那些不流畅与磨难交错的年月终是过去了,成了人们心中无法愈合的伤痛。阿城是亲历者,所以能以淡淡的笔触勾画出在那个物质,精力皆极度匮乏的年代中的悲喜剧。王终身就是其间的主角。

棋白痴从始至终便从未辱没过他的称谓,每次进场定要与人厮杀上几盘,象棋是王终身的国际,他在楚河汉界上纵观大局,兵来将挡,运筹帷幄,象棋乃至成为了王终身日子的含义。在一个匮乏动乱的年代里,他仍据守的,是对象棋朴实的痴迷。他的痴迷,他对象棋无时无刻的'顾虑,是他“呆像”背面对年代的抵挡。他在自己的魂灵深处构筑了一个安静的时空,与纷扰喧嚣的国际坚持着。他没有像大多数知青那样,囿于那变形的年代,他请事假出去与人下棋,把对象棋的执着置于物质日子之上。

阿城并没有把王终身塑造成“无己、无功、无名”的完人,王终身的实在在于他对“吃”的小心谨慎,从小的艰苦日子使王终身对待食物有着无比的忠诚与精密,而他却没有因而囿于衣食,囿于人生细碎困扰,或许这也是王终身的超逸之处。

倪斌的生长布景与王终身存着大相径庭,在优渥环境中生长的他是阿城笔下被年代困囿住的人物。他对官员的退让似乎是他对年代退让的缩影,本该有远大抱负的青年在浮躁的年代里竟只剩以一副贵重棋子和几幅字画交换自己调集的志气。但是,咱们没有任何态度责任倪斌,他不过是为了谋一个洁净的休息之所,要说仅有的惋惜,或许仅仅惋惜他被那个是非倒置的年代锁住了抱负。

王终身与倪斌天壤之别的人生头绪中,又有着各自的道理。王终身自小日子环境单纯,对象棋的酷爱也彻底发自心里,更何况他的象棋中还镌刻着来自母亲的爱与怜惜。可以说,象棋是王终身的魂灵。反观倪斌,在富贵烘托下变得油滑,下棋的初衷也多源于对世家的传承。他于王终身,就是少了几分朴实与执着,他的心里仍是仁慈而柔软的,却屈与时局,囿于年代了。而王终身却因着那朴实与执着,保持着自我。

日子在人群中的咱们不行能有陶潜的走运,却也不再见遇上张狂愚蠢的年代。困囿住咱们的是尘俗小事,是波折与崎岖。有人挑选顺从其美,囿于其间;更好的挑选却是像王终身那样,或许咱们不能彻底逃脱,但在心里,咱们挣开了桎梏。人生的魅力在于它的自在,无拘束,其进程定会有许多弯曲,战胜它们,就是《棋王》所给予我的勇气。

作者以一个朋友的视觉来描写棋王,王一生以心理分析学来解释,他的本我在大多数时候是超出了自我,由故事的开始,王一生请愿找一个路过的同学下棋也不与他的妹妹道别,他下棋的欲望已经超越了亲情;他下棋可以不吃饭,超越了健康的生活习惯。

王一生的一家生活条件恶劣,母亲需要拾荒﹑散工供养子女,在基础生活件条未满足的时候,下棋也成为了生活的奢侈品。当他出外下棋回家,母亲跪在他面前是这样说的「小祖宗,我就指望你了!你若不好好儿念书,妈就死在这儿。」个人的欲望被压制的时代,长久被个性封锁,到了下乡后更是如此,所以他经常向农场请假出外下棋,被评为"表现不好",导致他日后没法报名参加比赛。

王一生在当时达不到社会的规范,正常到达农场的知青是不会请这幺久的假偷懒,领了政府分发的20元工资就需要践行工作的责任。而事实上,他有一半时间不在农场,在共产时代,以他的方式生存是最为聪明,很多人为了入党﹑工作模范而伤身残废。不是认同他的偷懒,而是他保护了自己的本我。不可否认一个人的欲望,他年青读书时期,是先完成了学业然后下棋。在农场没有提供工作和下棋并全的条件,限制了才华的表现。王一生请假去下棋也是基于本我的冲动。

直到王一生前往"我"的农场,与脚卵下了三盘棋,新的人物关系给了王一生生存的空间,由于脚卵的关系,他知道了总场的运动会,脚卵也顺应了王一生的要求,邀请了前三名的选手与王一生作赛。由本我的状况提升到自我的层次,在中国传统的人物关系下,王一生的天份才得以发挥。他没有因为自己的欲望而破坏了比赛的原有规则,一直拒绝了脚卵的好意。

总结来说,当时社会提供的条件不佳,一副棋也无法负担,限制了个性的发展。 到达农场后,地区偏远,一般知青除了工作就基本上只有休息,没有朋友下棋及娱乐活动。纵然年青的本钱是体力与热血的心,可是把他们的才华埋没在野郊,自我在没有得到基本的生活条件下,没有多少人得到体现。军队式的管理,没杀了知青的自由,人物关系成为了社会的潜在规则,更多的时候是超越了个人的才华。王一生可以才华得以展示的经历在当时应该是绝无仅有。脚卵参加了的,也不是他所擅长的象棋。

我看的《棋王》是1992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是我爸爸上大学时买的,里面收录了阿城的3篇中篇小说和6篇短篇小说。作者阿城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有名,他曾经给自己写过一个有趣的自传——

“我叫阿城,姓钟。一九八四年开始写东西,署名就是阿城,为的是对自己的文字负责。我出生于一九四九年清明节。中国人怀念死人的时候,我糊糊涂涂地来了。半年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按传统的说法,我也算是旧社会过来的人。这之后,是小学、中学。中学未完,”文化革命“了。于是去山西、内蒙插队,后来又去云南,如是者十多年。一九七九年返回北京,娶妻。找到一份工作。生子,与别人的孩子一样可爱。这样的经历,不超出任何中国人的想像力。大家怎么活过,我就怎么活过。大家怎么活着,我也怎么活着。有一点不同的是,我写些字,投到能铅印出来的地方,换一些钱来贴补家用。但这与一个出外打零工的木匠一样,也是手艺人。因此,我与大家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据说阿城是个奇才,他不但会写文章,而且会画画、做美工、打家具,更绝的是,他还会自己组装汽车。他还特别会侃,连侃爷王朔都佩服地五体投地。阿城写的小说很少,但都很精彩,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读完《棋王》,我感觉阿城作品的风格非常的奇特,看似是平铺直叙、朴实自然,可是再仔细看看,却觉得到处遍布技巧,充满韵味。特别是他的细节描写真是绝了,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意境。

阿城最著名的作品有三篇,俗称“三王”,分别是《棋王》《树王》和《孩子王》。其中,《棋王》是影响最大的,也是我最喜欢的。这个故事以文革期间知青下乡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叫王一生的知青,他生活穷苦,却精通象棋。王一生到处找人下棋,后来竟然和九个棋艺高超的人车轮大战,赢得了比赛。这个故事讲出了人对生活温饱的最根本的需要,以及对精神世界的追求。阿城的描写细致生动,我非常喜欢描写王一生在火车上吃饭的那一段,作者把他狼吞虎咽、甚至不放过一粒米、一滴油的吃相描写得活灵活现,呼之欲出,让人感叹那个时代的人们对饥饿的恐惧。

阿城写的这些故事,背景大多是文革期间知青下乡时发生的事,这些都是阿城本人所经历过的。怪不得他能把当时的情景写的那么逼真。阿城的文章里还提到了许多民族文化,有什么象棋、对歌,还有道家、禅宗的思想。这些地地道道的中国元素为他的小说添上了精彩的一笔。

在序言里我看到,阿城还写过一组系列短篇,叫《遍地风流》,我想叫爸爸买来看一看,肯定也很有意思呢。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