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王阳明》读后感

时间:2021-08-02 阅读:156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两会期间曾指出,王阳明的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王阳明是谁?王阳明的心学为什么能影响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带着这些疑问,我翻开了《知行合一王阳明》。合上书页,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他儒雅深沉、功成名就的后半生,而是桀骜不驯、坎坷曲折的前半生。按现在的标准来看,青年王阳明有点耍帅也有点逆反,有点卖萌也有点放飞。作为一名“后浪”组工干部,“前浪”王阳明身上的自我择业意识、忘我从业精神、超我创业境界,给了我很多启迪和思考。

“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自我择业意识。在我们懵懂迷茫的年纪,青少年时期的王阳明已经早早认清自己,找准了人生定位。他对事业的选择,不是凭空臆想,而是对比状元父亲功成名就后,生出“状元也不过如此”后的独辟蹊径。他不是坐而论道择业,而是真刀实枪做圣贤。12岁时与老师争辩,认为人的理想不是考取功名,而是保家安民做圣贤。15岁时失踪一个半月,单枪匹马私出居庸关,通过实地考察写出边关建议书《平安策》。研读儒学经典,学习诗词歌赋,研究道家禅宗,正因为年轻时一直学习、不断积累,才有了横空出世的阳明心学。“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近些年,不少青年人的职业选择问题引发热议。从青年王阳明身上,我学到的是职业不分高下,选我所爱,爱我所选。作为一名组工干部,我们为能够从事组织工作而感到无上光荣,更加要拎清身份、认清责任、辨清方向,在日复一日、平淡平凡中保持激情、恪尽职守,以“讲政治、重公道、业务精、作风好”的组工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虽九死其尤未悔”的忘我从业精神。青年时期的王阳明有两件“荒唐事”,一是新婚之夜出走偶遇道士讨教道术,彻夜畅谈居然忘记洞房花烛夜,等酣谈完毕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二是为求圣贤之道,在自家庭院“格竹”致知,不惧阳光暴晒,不怕风吹雨打,不吃不喝在花园里呆呆的盯着竹子格了六天,不仅什么也没有“格”出来,还几乎要了他的命。这两件事都说明王阳明一旦投入到做圣贤的事业中,便高度集中,这种浑然忘我的境界让他在每个领域成为专家,成为继孔子之后成就立德、立功、立言的第二人。老组工怀彧同志曾在《敬人 敬业 敬生命》中写道:“在我看来,只要尽职尽责、全神贯注,把一件事情在我手上做得最好,就会出成绩出成果,就能让自己的工作更有价值、更有干劲”。这样忘我从业的精神组工干部身上并不鲜见,而这正是一代又一代组工干部“安下心来、专心致志、迷恋至深”烙印的最好诠释。进入组织部工作后,我深刻的感受到了“三个不好意思”,正常下班不好意思、提早吃饭不好意思、上班觉得没事干不好意思,正是这种不好意思才有了全神贯注、废寝忘食、一心一意,才有了党员干部群众“党性最强、作风最正、工作一流”的最高评价。

“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超我创业境界。34岁的王阳明被流放到龙场,他认识到自己已经能够超越富贵得失的世俗价值,但却始终不能放下生死。为了思考如何再追求圣贤之路,于是便打造了一个石棺,发下大愿,就当自己死了,躺在石棺中静坐修身,潜心悟道,终于有一天,悟得了“心外无物、心外无理”之理。回顾王阳明追求圣贤的道路,一路磕磕碰碰并不平坦,经历了很多失败挫折,发配过边疆,关押过牢房,但他在自我反省中不断突破自我,最终助推他成为一代圣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作为青年组工干部,我们更要有革命者大无畏的牺牲精神,通过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不断提高自己、突破自己、超越自己,以纵横捭阖的气魄,临危不变的勇气,博学善思的睿智,去攻下工作中一个又一个娄山关、腊子口,在推动工作的同时实现自我精进。

最近热播的视频《后浪》中有这样一段话“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对比王阳明,我们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更感谢市委组织部这个温暖的集体,让我们这些“后浪”能够更好地择业、从业、创业,和“前浪”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上不负韶华、踏浪前行!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